园林艺术中的美学

园林美学是园艺、建筑、美术、文学和生态等各方面交叉的边缘学科,是将美学的研究成果一般原理运用到园林的研究上而形成的一门新兴学科。中国的园林历史悠久,有着光辉灿烂,丰富而又独特的园林艺术特点,有中华民族特有的美学思想。对中国园林艺术美学遗产的整理继承发展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中国古典园林不仅形式优美,而且富有神韵,有特殊的意境,造园手法灵活自由,融和各种艺术于一体,形式和内容完美结合高度协调统一,具有独特的风格。

古今中外绝大多数园林都离不开自然美,但并不局限与自然美,以佛教园林胜地灵隐寺为例,东晋咸和元年(公元326年)印度和尚慧理云游到此,这里还没有建造寺庙,更不用说修建整个西湖了,但他独具慧眼,一下子就看出了这里风姿绰约,景色如画。他赞叹不已,说道,此乃仙灵隐居之地也。于是他在此结庐修炼。据说,灵隐寺就是慧理和尚修建的,并因他的话得名。到了唐代,灵隐寺便已经颇具规模了。宋朝有诗人云:“鹫岭郁岩峭,龙宫锁寂寥。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漂。扪萝塔远,垮木取水遥。”

园林史和上述事实都分析表明,园林美中自然因素和社会因素缺一不可。“天下名山僧占多”,宗教园林和山明水秀的自然美之间有不可分割的联系,却也无法否认多数园林都不是自然风景中划出一片景区了事,而还要按照人对自然美的审美感受,和园主及设计师的审美情趣,遵从美的规律,经过相当长期的增补修葺才能最种成型的。

作为一种有一定程度人工化,由各种自然因素和非自然因素构成相对封闭、相对独立的尤其环境的园林艺术的美跟自然美不同,它是一种艺术美,其自然性与社会性统一近似于自然美。这并不意味着园林美就是自然美和艺术美的机械加和,也就是自然美里嵌入或点缀些艺术美,也不意味着园林美是某种介于自然美和艺术美之间的美,某种边缘的或杂交的美。园林是一种独立的艺术,它的独立性并不亚于其他艺术,园林美就是一种不能分割的整体艺术美,是包括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在内的,艺术化了的整体生态环境美。

园林美与其他美之间有共性。与其他艺术美一样,都是艺术家按照客观的规律和某种审美观念进行创造的产物,是显示美的集中和提高,是艺术家对社会生活形象化、情感化、审美化的结果。更概括些说,是典型化的结果,这是共性。

再看个性。园林美是一种特殊的人造美,从前文所说的园林基本单元的构成和空间艺术处理来看,它是一种对理想的生态环境的追求,对创造理想的生存空间和审美的空间的一种努力。这个创造和一般艺术创造不同,不允许根本改变自然,更多的是体现“人是自然的一部分”的明知态度和自我意识。因而我们可以断言,园林美和一般艺术美不同之出不仅不在于它更接近或近似与自然美,更重要的还在与它较多的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一致的育种普遍规律和社会人对这一规律的某种把握。

园林美不同与自然美,不仅在与园林美容纳了若干艺术美的因素,更重要的还在于它必须体现社会人对自然美的艺术理解、把握,体现社会人对“人征服自然”,同时又是“自然的一部分”的辨证统一关系的认识和态度。

园林艺术是人类发展到足够自觉的自我意识之后才出现并日益完善起来的一种特殊的人类文化现象,是一种旨在解释人对自然既要征服又必须保持和谐一致的辨证关系的社会意识形态,其想象性、审美性和情感性都围绕这一主旨显现出来。这种社会意识形态物化的结果便是园林艺术作品。园林美正是这样一种特殊的艺术美。它是判断园林艺术价值的客观依据:判断园林艺术作品高下的优劣既不能依据花木是否茂密,也不能依据材料是否名贵,建筑是否富丽堂皇,工艺是否精良,同样不能只看它是否符合“艺术的普遍法则”,最主要的依据是看它是否能揭示那种辨证关系。

总之园林美是在特定的有限的整体生态环境里,按照客观的美的规律和人对自然足够明知的审美观念创造出来的艺术美,用鲜明、突出、生动的正面形象,有力的揭示了人对自然既征服又保持和谐一致的本质。




园林艺术中的美学

园林美学是园艺、建筑、美术、文学和生态等各方面交叉的边缘学科,是将美学的研究成果一般原理运用到园林的研究上而形成的一门新兴学科。中国的园林历史悠久,有着光辉灿烂,丰富而又独特的园林艺术特点,有中华民族特有的美学思想。对中国园林艺术美学遗产的整理继承发展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中国古典园林不仅形式优美,而且富有神韵,有特殊的意境,造园手法灵活自由,融和各种艺术于一体,形式和内容完美结合高度协调统一,具有独特的风格。

古今中外绝大多数园林都离不开自然美,但并不局限与自然美,以佛教园林胜地灵隐寺为例,东晋咸和元年(公元326年)印度和尚慧理云游到此,这里还没有建造寺庙,更不用说修建整个西湖了,但他独具慧眼,一下子就看出了这里风姿绰约,景色如画。他赞叹不已,说道,此乃仙灵隐居之地也。于是他在此结庐修炼。据说,灵隐寺就是慧理和尚修建的,并因他的话得名。到了唐代,灵隐寺便已经颇具规模了。宋朝有诗人云:“鹫岭郁岩峭,龙宫锁寂寥。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漂。扪萝塔远,垮木取水遥。”

园林史和上述事实都分析表明,园林美中自然因素和社会因素缺一不可。“天下名山僧占多”,宗教园林和山明水秀的自然美之间有不可分割的联系,却也无法否认多数园林都不是自然风景中划出一片景区了事,而还要按照人对自然美的审美感受,和园主及设计师的审美情趣,遵从美的规律,经过相当长期的增补修葺才能最种成型的。

作为一种有一定程度人工化,由各种自然因素和非自然因素构成相对封闭、相对独立的尤其环境的园林艺术的美跟自然美不同,它是一种艺术美,其自然性与社会性统一近似于自然美。这并不意味着园林美就是自然美和艺术美的机械加和,也就是自然美里嵌入或点缀些艺术美,也不意味着园林美是某种介于自然美和艺术美之间的美,某种边缘的或杂交的美。园林是一种独立的艺术,它的独立性并不亚于其他艺术,园林美就是一种不能分割的整体艺术美,是包括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在内的,艺术化了的整体生态环境美。

园林美与其他美之间有共性。与其他艺术美一样,都是艺术家按照客观的规律和某种审美观念进行创造的产物,是显示美的集中和提高,是艺术家对社会生活形象化、情感化、审美化的结果。更概括些说,是典型化的结果,这是共性。

再看个性。园林美是一种特殊的人造美,从前文所说的园林基本单元的构成和空间艺术处理来看,它是一种对理想的生态环境的追求,对创造理想的生存空间和审美的空间的一种努力。这个创造和一般艺术创造不同,不允许根本改变自然,更多的是体现“人是自然的一部分”的明知态度和自我意识。因而我们可以断言,园林美和一般艺术美不同之出不仅不在于它更接近或近似与自然美,更重要的还在与它较多的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一致的育种普遍规律和社会人对这一规律的某种把握。

园林美不同与自然美,不仅在与园林美容纳了若干艺术美的因素,更重要的还在于它必须体现社会人对自然美的艺术理解、把握,体现社会人对“人征服自然”,同时又是“自然的一部分”的辨证统一关系的认识和态度。

园林艺术是人类发展到足够自觉的自我意识之后才出现并日益完善起来的一种特殊的人类文化现象,是一种旨在解释人对自然既要征服又必须保持和谐一致的辨证关系的社会意识形态,其想象性、审美性和情感性都围绕这一主旨显现出来。这种社会意识形态物化的结果便是园林艺术作品。园林美正是这样一种特殊的艺术美。它是判断园林艺术价值的客观依据:判断园林艺术作品高下的优劣既不能依据花木是否茂密,也不能依据材料是否名贵,建筑是否富丽堂皇,工艺是否精良,同样不能只看它是否符合“艺术的普遍法则”,最主要的依据是看它是否能揭示那种辨证关系。

总之园林美是在特定的有限的整体生态环境里,按照客观的美的规律和人对自然足够明知的审美观念创造出来的艺术美,用鲜明、突出、生动的正面形象,有力的揭示了人对自然既征服又保持和谐一致的本质。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