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之祸

丞相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时任太仆,为人骄奢不奉法,擅自动用军费1900万钱,事败后被捕下狱。时值武帝下诏通缉阳陵大侠(此大侠非彼大侠,是汉代的黑社会,侠,是“以武犯禁”即用暴力触犯律例的意思)朱安世,公孙贺为赎儿子之罪,请求皇帝让他追捕,武帝允诺。公孙贺历经艰辛,将朱安世捕获移送朝廷,其子之罪将以赦免。孰料朱安世怀恨在心,笑曰:“丞相祸及宗矣。南山之竹不足受我辞,斜谷之木不足为我械。”[丞相把祸事引到自己家族里了,终南山的竹子写不尽我要告发的罪状,斜谷里的树木也不够制作被牵连的人所用的桎梏。]于是他在狱中上书朝廷,声称公孙敬声与武帝女儿阳石公主私通,且在皇帝专用驰道上埋藏木人以诅咒皇帝等事件。当时的人对巫蛊深信不疑,武帝大怒,江充等人甚至陷害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及李禹(李广之孙)等人与匈奴有勾结,称李禹等人打算逃走投奔李陵,最后公孙贺父子死狱中,满门抄斩。阳石公主、诸邑公主,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伉,李禹等人相继被牵连入内,被杀。

这时,方士和各类神巫多聚集在京师长安,大都是以左道旁门的奇幻邪术迷惑众人,无所不为。一些女巫来于宫中,教宫中美人躲避灾难的办法,在每间屋里都埋上木头人,进行祭祀。因相互妒忌争吵时,就轮番告发对方诅咒皇上、大逆不道。汉武帝大怒,将被告发的人处死,后宫妃嫔、宫女以及受牵连的大臣共杀了数百人。汉武帝产生疑心以后,有一次,在白天小睡,梦见有好几千木头人手持棍棒想要袭击他,霍然惊醒,从此感到身体不舒服,精神恍惚,记忆力大减。江充与太子及皇后有嫌隙,见汉武帝年纪已老,害怕皇上去世后被太子诛杀,便定下奸谋,说皇上的病是因为有巫蛊作祟造成的。于是汉武帝派江充为使者,负责查出巫蛊案。江充率领胡人巫师到各处掘地寻找木头人,并逮捕了那些用巫术害人,夜间守祷祝及自称能见到鬼魂的人,又命人事先在一些地方洒上血污,然后对被捕之人进行审讯,将那些染上血污的地方指为他们以邪术害人之处,并施以铁钳烧灼之刑,强迫他们认罪。于是百姓们相互诬指对方用巫蛊害人;官吏则每每参劾别人为大逆不道。从京师长安、三辅地区到各郡、国,因此而死的先后共有数万人。

-----------------------------------------------------------------------------------------------------

巫蛊为一种巫术。当时人认为使巫师祠祭或以桐木偶人埋于地下,诅咒所怨者,被诅咒者即有灾难。巫蛊之祸特指汉武帝征和二年发生的重大政治事件,牵连者上至皇后太子、下至普通平民,达数十万人。西汉和之前时代,人们对巫蛊厌胜之术深信不疑。所谓巫蛊,是指巫师利用邪毒之术,设法诅咒人的统称。汉武帝晚年迷信神仙、巫师和方士,为求通达,他们纷纷聚集在京城寻求机遇。巫蛊也是平民、大臣、后宫女子之间常用的攻击陷害手段。

是传说中的一种由人工培养而成的毒虫。《本草纲目》集解引陈藏器曰:取百虫入瓮中,经年开之,必有一虫尽食诸虫,即此名为蛊。所谓“巫蛊”,指用巫术毒害别人,它通常与“祝诅”“媚道”联系在一起。其方法多种多样,现代流传的最多的巫术是将欲害之人的名字刻在木偶人的身上,埋在地下,由巫师对其进行诅咒。媚道是女子用来争宠所使用的巫蛊之术,这类巫术的范畴很广,从对着人背后吐唾沫(馆陶诬陷栗姬“祝唾其背,挟邪媚道”)到建造神祠向邪神献祭祈祷(武帝陈皇后),甚至是斩断婴儿四肢施展邪术(某诸侯王的孙女:妻宣君,故成王孙,嫉妒,绞杀侍婢四十余人,盗断妇人初产子臂膝以为媚道。)

在汉代,以及汉代之前,下至平民百姓,上至高官贵族,乃至宫中的后妃、宫女,都相信这种作法会给被诅咒的人带来灾难甚至死亡。“坐祠灶祝诅上,大逆不道”“使巫祠社,祝诅主上”的例子在史书中屡见不鲜。汉武帝时期,比较有名的巫蛊事件最早始于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年)。汉武帝即位后,窦太后的外孙女,馆陶公主的女儿陈氏(即野史称的陈阿娇)被立为皇后,是为陈皇后。她自持武帝即位其母有功,于是“擅宠骄贵”,后来陈后巫蛊祭祝诅,史称陈皇后“挟妇人媚道”“祠祭祝诅,大逆无道”,祠祭祝诅是指陈后指使女巫在建造神祠向邪神献祭祈祷,大逆无道是罪行名称,皇后犯罪,为了天家名声好听只得说皇后是“惑于巫祝”,于是为陈后施行巫蛊之术的女巫楚服被枭首于市,诛连而被杀者多达三百余人。万幸的是,因为陈后娘家人并不知晓巫蛊之事,武帝在馆陶长公主请罪之时表示不会牵连到她和堂邑侯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