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说《史记》未完

太史公自序说:“诸侯既强,七国为纵,子弟众多,无爵封邑,推恩行义,其势销弱,德归京师。作王子侯者年表。”把主父偃“推恩分子弟,以地侯之”,“不削而稍弱矣”之策,做了精当概括,而此表序拾班固牙慧,又取《书》吕刑:“一人有庆,天下赖之”二语以成篇,岂是太史公之文!由是,可以断言,《史记》“建元以来王子侯者年表”乃妄人截取《汉书》王子侯表而成。

张守节说“褚少孙补景帝纪”,司马贞说“景帝纪,取班书补之”,而张晏说“褚先生补缺,作武帝纪,三王世家,龟策、日者列传”,不云褚少孙补“十篇缺,有录无书”,“《史记》为太史公未成之书”“景帝纪”。陈仁锡《史记考》说:“景纪用编年例,惟书本事而已,此必太史公本书,非后人所补也。”崔適《史记探源》说:“此纪之文,有详于《汉书》者,如‘三年,徙济北王’以下五王,‘五年,徙广川王为赵王’,‘六年,封中尉赵绾为建陵侯’至‘梁、楚二王皆薨’,班书皆无之,则非取彼以补也。此纪实未亡尔。”陈、崔二人说是。景纪不缺。卫宏《汉书仪注》和《西京杂记》说“司马迁作景帝本纪,极言其短及武帝过,武帝怒而削去之。后坐举李陵,陵降匈奴,下迁蚕室。有怨言,下狱死”之说,不可信。东汉初年,某些传抄本或因故缺“孝景本纪”,因而产生上述谣传,属想当然,并没有根据。于是张守节、司马贞等唐人乃误以为“孝景本纪”为褚少孙补作。

《史记》孝景本纪说:“元年四月乙卯(四月十四),赦天下。乙巳(四月十二),赐民爵一级。五月,除田半租。为孝文立太宗庙。令群臣无朝贺。匈奴入代,与约和亲。”《汉书》景帝纪作:“夏四月,赦天下,赐民爵一级。遣御史大夫庄青翟与匈奴和亲。五月,令田半租。”《汉书》“赦天下”、“赐民爵”,例书月不书日。故把“四月乙卯,赦天下。乙巳,赐民爵一级”,改做“夏四月,赦天下,赐民爵一级”。“除田半祖”,是景帝即位当年,临时性减免一半田租,乃庆祝新皇帝即位的临时措施;“令田半租”,则是法令,即从元年五月起,全国田租只收过去的一半,而这是不可能的。《史记》说“除田半祖”,正确,班固错误理解了“除田半租”之意,以为从元年五月起改行“田半租”。《汉书》景帝纪又缺五月“为孝文立太宗庙,令群臣无朝贺”两事。凡此,皆非后人所能补作。

   《史记》孝景本纪说:“二年春,封故相国萧何孙係为武陵侯。男子二十而得傅。四月壬午,孝文太后崩。广川、长沙王皆之国。丞相申徒嘉卒。八月,以御史大夫庄青翟为丞相。彗星出东北。秋,衡山雨雪,深者二尺。荧惑逆行守北辰。月出北辰间。岁星逆行天廷中。置南陵及内史。杸祤为县。”《汉书》景帝纪作:“春三月,立皇子德为河间王,阏为临江王,馀为淮阳王,非为汝南王,彭祖为广川王,发为长沙王。四月壬午,太皇太后崩。六月,丞相嘉薨。封故相国孙係为列侯。秋,与匈奴和亲。”《史记》本纪例不书立皇子为王年月,立皇子为王年月日已见“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班固不遵此例,本纪中重书立皇子为王年月,多此一举。而四月“广川、长沙王皆之国”,不见于《汉书》,此非后世“补作者”所能知。

   《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鄼”侯栏说:“武阳:[景帝]前二年封炀侯弟幽侯嘉元年。”《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鄼文终侯萧何”栏,说:“武阳:……孝景二年侯嘉以则弟绍封,二千户。七年卒。”“武陵”为“武阳”之讹,“係”即“嘉”,不知《史记》、《汉书》纪何故皆作“係”。封萧何孙係为侯,《史记》云元年春,而《汉书》云夏六月,未知孰是,而《史记》孝景本纪不袭《汉书》景帝纪则甚明

-----------------------------------------------------------------------------------------------------

太史公未成之书?

班固在《汉书·司马迁传》中提到《史记》缺少十篇。三国魏张晏指出这十篇是《景帝本纪》、《武帝本纪》、《礼书》、《乐书》、《律书》、《汉兴以来将相年表》、《日者列传》、《三王世家》、《龟策列传》、《傅靳蒯列传》。其中《武帝纪》、《三王世家》、《龟策列传》和《日者列传》四篇由汉博士褚少孙补缺。《汉书·艺文志》载冯商续补《太史公》七篇,韦昭注云冯商“受诏续《太史公书》十余篇”,刘知几认为续补《史记》的不只是褚,冯两家,而有十五家之多。“《史记》所出,年止太初,其后刘向,向子欲,及诸好事者,若冯商,卫衡,扬雄,史岑,梁审,肆仁,晋冯,段肃,金丹,冯衍,韦融,萧奋,刘恂等相继撰续,迄于哀平间,尤名《太史公书》”。后人大多数不同意张晏的说法,但《史记》残缺是确凿无疑的。《史记》以后的历代正史,除极个别例外,都是由朝廷主持、按照君主的意志修撰的,是名副其实的官史。而司马迁虽然是朝廷的史官,《史记》却并不体现最高统治者汉武帝的意志。东汉统治者对司马迁的著作感到愤怒,下令加以删削,这也是有可能的。 司马迁写《太史公书》秉笔直书,在某些方面,敢于批评朝廷,这是封建统治者所不能允许的。朝廷对《史记》既憎之,又重之,秘不示人,阅读范围限制于朝廷上层的极少一部分人中。朝廷曾下诏删节和续补《太史公书》。《后汉书·杨终传》云,杨终“受诏删《太史公书》为十余万言”。被删后仅十余万言的《太史公书》,在汉以后即失传,以后一直流传的是经续补的《太史公书》。

补注:许多人认为褚少孙是《太史公书》的主要续补者,但是他到底补缺多少,各人说法不一。张晏认为褚少孙续补四篇。但姚振宁在《隋书·经籍志考证》中说《太史公书》缺少十五篇,全由褚少孙续补。有的人认为《傅勒列传》文章,格调酷似司马迁,褚少孙未必能写出如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