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的写作过程

在《史记-太史公自序》里,司马迁说:“先父曾经说过,‘自从周公死后五百年而诞生了孔子。孔子死后至今也有五百年了,应该是到了有人能继承圣明的事业,修正《易传》,续写《春秋》,探求《诗经》、《尚书》、《仪礼》、《乐经》的本原的时候了。’他的意思就在这里吧?他的意思就在这里吧?我怎么敢推辞呢?”怀着继承父业的壮志,司马迁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为创作《史记》作了充分的准备。

在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司马迁东游会稽、禹穴、姑苏、泰山;南历江淮、庐山、沅湘、九疑、邛、笮、昆明;西至空峒、巴蜀以南;北经龙门,长城内外等地。足迹遍及黄河,长江合粤江流域。通过游历,司马迁实地考察了秦汉之际大小战役的地理环境,采访了许多不见于史册的遗闻轶事,熟悉了各地的风俗民情和经济状况,开阔了胸襟,丰富了知识,为著述《史记》奠定了基础。在司马迁着手创作《史记》的过程中,因为李陵案,他遭遇了令他蒙羞终身的腐刑,这严重摧毁了司马迁的精神信念。

司马迁在20岁时有过漫游的经历,到过东南一带许多地方。在会稽(今浙 江绍兴)探访大禹的遗址,在长沙水滨凭吊屈原,在登封瞻仰许由的坟墓,在楚 地参观春申君的宫殿。在刘邦发迹的丰沛之地,司马迁参观萧何、曹参、樊哙、夏侯婴等人故居,听故老讲述楚汉相争时这些开国功臣的轶闻逸事。司马迁在广阔的地域留下了己的足迹,大大地拓展了他的视野,为《史记》的写作搜集了许多新鲜的材料,他在游览过程中的真切体验和亲身感受后来也一道写入书中。

    司马迁在漫游和在朝廷任职期间,有机会接触到各个阶层的人物,从他们那里得到许多历史知识。 司马迁的父亲曾任太史令,他把修史作为自己神圣的使命,可惜壮志未酬而与世长辞。元封元年(前110),汉武帝前往泰山举行封禅大典,司马谈因病 滞留洛阳,无法参加。这时,刚刚出使西南返回的司马迁匆匆到洛阳,接受了父亲的临终嘱托。司马迁在与父亲生死诀别 之际接受了修史的嘱托,修史的决心从此下定。三年后,司马迁继任太史令。太初元年(前104),他在参与制定太初历以后,就开始了《太史公书》亦即后 来称为《史记》的写作。

    司马迁由于身陷囹圄、遭受宫刑, 不再把修史仅仅看作是对以往历史的总结、对西汉盛世的颂赞,而是和自己的身世之叹联系在一起,融入了较重的怨刺成分,许多人物传记都寓含着作者的寄托, 磊落而多感慨。司马迁修史过程中前后心态的巨大变化,赋予《史记》这部书丰富的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