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视民众力量

忽视民众力量

忽视民众力量,武装斗争与群众运动脱节,是辛亥革命失败又一重要原因。1923年11月,孙中山在一次国民党改组的会上的回顾说:“吾党历年在国内的奋斗,专用兵力”,屡遭失败。“人民的心力为革命成功的基础”此次吾党改组。军事方面“要以人民的心力作基础”,改变过去“单独依靠兵力”的片面性。

国民党一大后,孙中山逐步纠正辛亥以来忽视工农群众力量的弱点,开始有步骤地向工、农、兵和学生进行宣传发动工作。1924年“五一”节,他给广州工人代表会讲演,号召中国工人团结起来,“学习俄国工人”,“学习辛亥年的革命志士”。“作国民的先锋。在最前的阵线上去奋斗。”他在广州农民联欢会、广州农讲所第一届毕业典礼两次演讲中,提出了要组织农民参加国民革命。他说农民是“中国人民之中的最大多数,如果农民不参加革命……我们革命没有基础”触。我们要帮助农民“联络起来”,“结成真团体”,“为农民争利益”;“我们要仿效俄国”,“把全国的田土都分到一般农民,让耕者有其田”。他要求农讲所学员,毕业后“到各乡村去联络农民”成立农会。尽管这些认识还带初期性。但却表明了孙中山先生已看到了工农阶级是中国革命的重要社会力量,这是辛亥革命以来他认识工农的最新最高水平,也是他指定扶助农工政策的思想基础。

毛泽东丰富和发展了孙中山晚年重视工农的宝贵思想。早在五四时期,毛泽东就指出辛亥革命忽视“联合工农”,因而导致失败的历史教训,极力主张“做工的”和“种田的”联合起来,成立工会、农会,学习俄国。劳农两界”推翻沙皇的经验,打倒中国的压迫者和剥削者,自己解放自己。中共成立不久,毛泽东在《所希望于劳工会的》一文中,指出劳工会的宗旨除“团结劳动者”,维护自身目前利益外,“尤在养成阶级的自觉......谋全阶级的根本利益”。要求劳工会撄脱辛亥以来“旧式行会”的落后组织形式,按照“代表会议”等民主程序选举产生现代工会。毛泽东经过对工农在近代中国政治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的周密分析,认定工业无产阶级“是中国新的生产力的代表者,是近代中国最进步的阶级”和“革命运动的领导力量”。农民是中国民主革命的主力军。”孙中山先生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所要做而没有做到的事,农民在几个月内做到了。”他说:“所谓国民革命运动,其实大部分即是农民运动”;“农民不起来参加并拥护国民革命,国民革命不会成功。”他提出了“建立农民武装”和“一切权力归农会”的主张,号召农民“与城市的工人、学生、中小商人合作建立起联合战线”,参加反帝反封建的国民革命。

毛泽东对工业无产阶级是中国社会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和革命领导阶级的论述,关于农民是反帝反封建的主力和农民运动实际上是国民革命运动的观点。关于建立农民革命武装和农民革命政权的思想,大大发展和超越了孙中山的思想,代表了中共初创时期党内的正确思想和最高认识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