卮言的体现形式

卮言者是庄子思想的“言成肉身”。

  • 夏可君在这里是反思中国文化精神的美,中国文化精神对比西方的主客体对峙的文化,有一种中和之美。这里,可以看到夏可君对五四以来的中西对峙的再反思,夏可君在思考怎样去打开中国文化新空间,至少不能武断杀死中国文化的肉身,因为这个肉身不同于西方的肉身,但还要去疗治这个肉身中的痼疾。在他者的眼光中,应该获得尊严,同时也要克服奴性。夏可君思考中国文化从剩余(surplus)到盈余(sur-plus)的转换——即跳跃——即是生命奇异的书写:这是汉语馈赠给我们的残剩或残余的思想之一。它不是西方的“一”与“多”、存在与非存在、真理与错误之间对立的思想方法,而是多少、浓淡、轻重、缓急、干湿等等的“生成”或“生变”式的思考方式,当然,存在和生变的思想之间有着交错,或者说,我们这里的“余-余”的书写是打开思想本身的变异书写。 


16:14 911 耶鲁撒冷

卮言之为卮意

《庄子·渔 父》



  • 【原文】   孔子游于缁帷之林(1),休坐乎杏坛之上(2)。弟子读书,孔子弦歌鼓琴。奏曲未半,有渔父者(3),下船而来,须眉交白(4),被发揄袂(5),行原以上(6),距陆而止(7),左手据膝(8),右手持颐以听(9)。曲终而招子贡子路,二人俱对。   客指孔子曰(10):“彼何为者也?”子路对曰:“鲁之君子也。”客问其族(11)。子路对曰:“族孔氏。”客曰:“孔氏者何治也(12)?”子路未应,子贡对曰:“孔氏者,性服忠信(13);身行仁义,饰礼乐(14),选人伦(15),上以忠于世主,下以化于齐民(16),将以利天下。此孔氏之所治也。”又问曰:“有土之君与?”子贡曰:“非也。”“侯王之佐与?”子贡曰:“非也。”客乃笑而还,行言曰(17):“仁则仁矣,恐不免其身(18);苦心劳形以危其真(19)。呜呼,远哉其分于道也(20)!” 


  • 【译文】   孔子游观来到名叫缁帷的树林,坐在长有许多杏树的土坛上休息。弟子们在一旁读书,孔子在弹琴吟唱。曲子还未奏完一半,有个捕鱼的老人下船而来,胡须和眉毛全都白了,披着头发扬起衣袖,沿着河岸而上,来到一处高而平的地方便停下脚步,左手抱着膝盖,右手托起下巴听孔子弹琴吟唱。曲子终了渔父用手招唤子贡、子路,两个人一起走了过来。   渔父指着孔子说:“他是干什么的?”子路回答说:“他是鲁国的君子。”渔父问孔子的姓氏。子路回答:“姓孔”。渔父说:“孔氏钻研并精通什么学问?”子路还未作答,子贡说:“孔氏这个人,心性敬奉忠信,亲身实践仁义,修治礼乐规范,排定人伦关系,对上来说竭尽忠心于国君,对下而言施行教化于百姓,打算用这样的办法造福于天下。这就是孔氏钻研精习的事业。”渔父又问道:“孔氏是拥有国土的君主吗?”子贡说:“不是”。渔父接着问道:“是王侯的辅臣吗?”子贡说:“也不是”。渔父于是笑着背转身去,边走边说道:“孔氏讲仁真可说是仁了,不过恐怕其自身终究不能免于祸患;真是折磨心性劳累身形而危害了他自己的自然本性。唉,他离大道也实在是太远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