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幼儿的社会化

社会化的载体

家庭

个体从出生起就在家庭中获得一定的地位。家庭在社会化中位置独特、作用突出。童年期是社会化的关键时期,家庭中的亲子关系,家长的言传身教,对儿童的语言、情感、角色、经验、知识、技能与行为规范方面的习得均起潜移默化的作用。

学校

学校是有组织、有计划、有目的地向个体系统传授社会规范、价值观念、知识与技能的机构,其特点是地位的正式性和管理的严格性。个体进入学龄期后,学校成为其社会化最重要的场所。学校教育促使学生掌握知识,激发其成就动机,并为学生提供广泛的社会互动的机会。学校还具有独特的亚文化、价值标准、礼仪与传统。在早期社会化中,学校是不可替代的社会化载体。

媒介

现代社会中,大众传媒是十分重要的社会化手段。影视、音像、广播、报纸、杂志,特别是互联网迅速向人们提供大量各种信息,使人广开视野,学到新的知识与规范。大众传媒对人的社会化的作用与日俱增。现代社会心理学十分重视传媒对个体社会化的影响。

其他群体

参照群体是能为个体的态度、行为与自我评价提供比较或参照标准的群体。特点是,个体可以不具备这个群体的成员资格,但这个群体却能为个体提供行为参照。参照群体的作用机制是规范和比较,前者向个体提供指导行为的参照框架,后者则向个体提供自我判断的标准。比如,儿童的社会化就受同伴群体的影响很大,同伴群体实际上就是向他们提供态度和行为标准的参照群体。

社会化的过程

 儿童期

 一个人的生物需要,尤其是早年生物需要的满足,是其社会化过程的重要部分。与他人的早期接触是婴儿的基本生理需要,父母与婴儿的互动,对婴儿的智力和情感,乃至人格和自我意识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

 儿童养育的方式:复杂社会之间,培育孩子的实践很不一样。专制/极权型父母要求孩子无条件服从,孩子的成人责任大于权利。放纵/放任型父母对孩子更为开放和灵活,孩子的责任小于成人权利。最有效的也许是权威型父母,也即根据孩子的成熟程度来调整和扩大孩子应负的责任。


 当代父母更强调个人的主动性和责任感。这种变化与人们对社会制度的遵从感减弱及个人主义的持续增长相关。

 青年期

 许多青春期的社会化是以预期社会化(anticipatory socialization)的形式出现,就是为扮演未来角色做准备的社会学习过程。初级社会化指早年为各种成人生活角色所作的基本准备。

 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倾向于把青少年当做孩子。

 在青春期,年轻人不断地摆脱家庭的影响并更多地接受学校与同辈群体的影响,整合新旧两种情况,面临疑惑和混乱,常在唯我主义和自卑之间来回变动。

 由于孩子与父母在情感上不断取得独立,同时又继续接受父母的经济支持,这种冲突就会使他们产生强烈的、很是烦恼的感觉。

 在青年期,青年人可以结婚、生孩子、参加选举了,但常依赖于父母或家庭以获得经济上的支持。由于大学教育在劳动力市场上的重要性,经济不景气,大学生就业难,这段前成人阶段,留在家中的青年期成人(生理早熟,心理晚熟)在增加。

 成年期

 初级社会化已经完成,已经发展出关于自我的形象,但仍然有许多新的角色需要学习。不但可以选择还可以重新定义或创造某种角色。 以后生活中的角色变化可能会出现自我认同的问题。40岁左右,“更年期”(midlifetransition),对自己成就的价值感到怀疑,如不能对自己是否自我认同,是否在成年初期对职业生涯作出了合适的选择,会进入“中年危险期”,悲哀和不幸;渡过的人,发现此后的成人生活是一生中最为快慰的时期。

 老年期

 成人在态度与行为方面最为困难的一些变化发生在生命的最后几年。

现代社会,老年期有时被当做无助的、无用的、依赖别人的时期。许多老人当他们的孩子离开家庭、退休(社会声望降低)、丧偶(及自己的身体机能下降,面临死亡)时,弱化或者丧失自我认同,必须调整自己。在中国,出现了老干部“59岁现象”。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