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文化的民族认同功能

精神文化的民族认同功能

精神文化的民族认同功能一:

     民族情感和民族心理是塑造民族性格的内在机制。

 

个人对于群体的归属感,正如同饮食、繁衍后代一样是人群最基本的需求之一;任何的群体在它的自身的历史发展过程当中独特的形态与结构,群体的成员纠正这种持续的发展的传统中塑型及发展其在生理和心理上、思想上来塑造他们的个性。

只要属于一个民族,民族情感、民族心理就会塑造着民族性格。民族是人们在历史上形成的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的共同体。民族心理是在共有的文化模式下自发形成的心理状态和性格特征。

民族性格即民族共同心理素质,指民族在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凝结起来的具有鲜明的民族文化特点的心理状态,是一个民族独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内在身份标志。

 

精神文化的民族认同功能二:

    民族意识和民族观念是促进民族认同的精神导向。


什么是民族意识 :在一个民族当中通过长期的共同的生产生活所形成的一种心理或者生理的倾向,这种生理 心理的倾向,凭借民族成员的意识的萌芽以及在互动中产生的语言符号等等 ,最后形成关于对象世界的和群体自身的大致相近的一种看法或者观念,然后这种看法和观念又被提炼、概括,反过来教化民族成员使之接受。在这个过程当中形成了这个民族一个共同认可的一种思想观念。

一个民族在风俗习惯、语言风貌、行为方式和性格情感上表现出的不同于其他民族的特性,直接反映或折射着他们的“民族意识”。 

文化上不能达成共识,很难和谐生活。

民族意识有“自在”和“自觉”两种方式:

           就其自在性而言,民族意识是民族群体对应自身的存在方式和环境的生理、心                                   理反映和直接认同;

           就其自觉性而言,民族意识是民族历史及其传统的有意识的反映和把握。

没有文化自觉的民族,在世界文化之林很难有自觉的独特地位。

民族意识的作用可以从几个方面体现:

           首先,民族观念可以唤醒民族成员的身份意识,增进民族成员之间的情感互动;

           其次,自觉的民族意识或者民族观念,可以在复杂多变的多元文化背景下,帮助民族成              员,认清自己的文化目标,寻找自己的精神家园。

           最后,自觉的民族意识或民族观念,在现实的存在层面上,是与民族认同密不可分的,民            族认同本质上是对自己民族文化,尤其是精神文化的认知与依附。


在现实中,最孤独的是没有家。从精神层面上讲防止自己成为无家可归的人。

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共同的思想品格、价值取向和道德规范的综合体现,民族精神实际上就存在于民族的文化之中。

商业化危害巨大,不可沉迷其中。


精神文化的民族认同功能三:

                       民族精神是构筑民族生命的核心价值。


民族精神是随时代发展的,具有延续性。

作为一种特定的文化现象,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共同的思想品质、价值取向和道德规范的综合体现。

民族精神是一个普遍,通过特殊来表现。

“经济上落后的国家能在哲学上演奏第一提琴。”     ——马克思

赫尔德是在思想和学术的意义上,真正提出了“民族精神”概念的第一人。

黑格尔认为:绝对精神是民族精神的最高范畴,在现实世界中,最能反映绝对精神的国度就是德意志。

 民族精神是民族成员个体文化生命形成的精神烙印和身份标记;也是构筑民族精神家园的一个文化命脉;也是民族认同得以可能的一种价值的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