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启蒙运动


德国的知识分子的宗教信仰根深蒂固,如何将普世性的理性精神和具有德意志民族特点的宗教信仰结合。

康德:

纯粹理性批判→(自然世界)把上帝赶出自然界。在自然世界中无法证明上帝存在与否。

实践理性批判→(主观世界)上帝的存在不是客观必然的,但却是主观必要的。

上帝的存在并非是我们道德的根据,而是我们道德配享一定幸福的依据。在研究自然界的时候,我们是不需要上帝的。当我们进行道德活动的时候,上帝的存在有利于我们充满信心,受到鼓舞。上帝的存在是“主观必要”的。

斯莱尔马赫:上帝真正的栖身所既不在客观的知识世界,也不在我们的道德世界,而在我们的情感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