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人对个体生命价值的追寻

饭疏食饮水 

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这里孔子进一步阐述了他的安贫乐道观。他说,即使吃的是粗饭喝的是冷水弯着;

胳膊当枕头,其中也不乏真正的乐趣。那些通过违反仁义道德的要求得来的荣华;

富贵,对我来说,就像天上那些漂浮不定的云彩,难以打动我的心。



叔孙豹阐释践行“三不朽”



公元前549年春天,鲁国副卿叔孙豹出使晋国,晋国的范宣子到京城近郊迎接欢迎仪

式结束后,范宣子以请教的口气问叔孙豹:古话说的“死而不朽”,究竟指的什么?

叔孙豹还没来得及回答,范宣子就颇为得意地自己解释道:我们范氏一族,从虞、夏

商、周以来世代为贵族,家世显赫香火不绝,这或许就是“不朽”吧?



叔孙豹却不买范宣子的账,兜头就是一瓢冷水:据我所知,您说的这叫“世禄”世世

代代吃官禄,“非不朽也”。 在叔孙豹看来,真正的不朽应该是“太上有立德,其次

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最高是树立德行,其次是树立功业

再次是树立言论。这样,人死了,所树立的德行、功业、言论却会长久传世,永不磨灭

这才叫“不朽”。至于保住姓氏,守住宗庙,世代享受官禄,不能称为不朽。叔孙豹的

这番议论,就是影响深远、极为有名的“三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