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为君子

君子钟仪



  • 晋侯观于军府①,风钟仪②。问之曰:“南冠而絷者③,谁也?”有司对曰:“郑人所献楚囚也。”使税之,召而吊之④,再拜稽首。问其族⑤,对曰:“泠人也⑥。”公曰:“能乐乎?”对曰:“先人之职官也,敢有二事⑦?”使与之琴,操南音⑧。公曰:“君王何如?”对曰:“非小人之所得知也。固问之,对曰:“其为大子也⑨,师、保奉之,以朝于婴齐而夕于侧也⑩。不知其他。”公语范文子⑾,文子曰:“楚囚,君子也。言称先职,不背本也。乐操土风,不忘旧也。称大子,抑无私也⑿。名其二卿,尊君也⒀。不背本,仁也;不忘旧,信也,信;无私,忠也;尊君,敏也。仁以接事,信以守之,忠以成之,敏以行之。事虽大,必济⒁。君盍归之⒂,使合晋、楚之成⒃。”公从之,重为之礼,使归求成。

                                                                  -----《左传·成公九年》

 

释文



  • 晋景公到军用储藏库去视察,见到被拘禁的钟仪,向管库的人问道:“那个戴着南方獬冠、锁着刑具的犯人,是谁啊?”负责的官员回答:“这是郑国所献的楚国囚犯。”晋景公要他们解脱钟仪的刑具,把他唤来,还慰问他。钟仪下拜叩头敬礼。景公问他祖上官职。钟仪回答:“乐官”。景公说:“你能够演乐器吧?”回答:“我祖祖辈辈做的是乐官,我敢去干别的职业吗?”命人递琴给他,钟仪弹的都是荆楚之音。景公问:“楚共王情况看怎样?”回说:“这样的事,不是我所能够知道的。”景公一再问他,钟仪才回答:“共王还是太子的时候,有太师、太保教导他,上午课程由公子婴齐教授,下午由公子侧教授。其他的事情就不清楚了。”

 

  • 景公把同钟仪的谈话告诉大夫范文子。文子说:“这位楚国囚犯,是君子呀!他说自己的官职,讲祖上为乐官,这是没有忘本,要他演奏,奏的是楚国家乡音乐,这是没有忘旧;要他说说楚共王,他却讲是共王白年幼时候,得师之助,既对君主敬重,也不表现阿谀、奉承。提到太师太保,直呼君王老师的名字,在于尊重共王。不忘本,是对乐官的挚爱;不忘旧,是信念坚定;不对君主阿谀,是自守忠诚;对共王的尊重,是反应快捷聪明。钟仪珍爱自己职务,可以委托办事。牢记本土风情,可加以信任。有了忠诚信念,是能负责任。反应慧捷,是办事不会拖沓。如果要他促进楚国和晋国和解,办理这样大事,一定会成功。你何不放钟仪回楚国,让他完成两国的和解呢!”景公听从了范文子的意义,还准备了丰厚的礼物,让他回国去完成和解大事。

 

拾得 

  • 钟仪当了俘虏,被晋国囚禁。晋景公解救了他,还慰问他,照理说,钟仪应该感激不尽,回答景公的询问,一定非常详尽,自己知道什么就全盘托出,以博得景公欢悦。可是钟仪不卑不亢,该说的,一点不出格,不该说的,避而不谈,或者婉言,做到达意而已,没有加油添醋,也不虚构造假。言辞平淡,却是维护了楚国和个人的尊严。晋大夫范文子听出了钟仪答辞的曲折含蓄,充分表现出君子之道,认为是一个正直负责、可以信任、可以交付大事的人,建议景公给钟仪以重任,促成晋、楚和解。


  • 感恩戴德,可以交心交肺,而且能做到不丧国格,不丧人格,这样的人难能可贵。历史上,往往有只求保住性命,留住财产,就顾不得国家和个人尊严者。对这样的人,后世常有贬词。范文子分析钟仪的答话,揭示了钟仪高度的自觉和责任感。他并不因为景公释放他,便如获重生,一切屈从俯顺,使自己矮人一等。自春秋至今,史书上记载似钟仪者,每誉为鲜例,可见实在是不容易做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