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代的君子风范

一饭三吐哺,一沐三握发

     

  • 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文王第四子,武王的弟弟,我国古代著名的政治曾两次辅佐周武王东伐纣王,并制作礼乐,天下大治。因其采邑在周,爵为上公,故称周公。在周文王时,他就很孝顺,仁爱,辅佐武王伐纣,封于鲁。周公没有到封国去而是留在王朝,辅佐武王,为周安定社会,建立制度。武王崩,又佐成王摄政。据《曲阜县志》记载:"武王十三年定天下,封公于少昊之墟曲阜,公不就封,留相武王,成王即位,命世子伯禽就封于鲁"。新建立的周王朝面临着严重的困难,商朝旧贵族们准备复辟,而周公辅政,又有违于王位世袭制中父死子继的原则,引起周室集团内部的矛盾。结果残余势力即与周室内部的反叛势力勾结起来,他们的代表是纣王子武庚与「三监」管叔、蔡叔等人。结果周公东征平定三叔之乱,灭五十国,奠定东南,归而制礼作乐。周公惟恐失去天下贤人,洗一次头时,曾多回握着尚未梳理的头发;吃一顿饭时,亦数次吐出口中食物,迫不及待的去接待贤士。


管仲

                


管鲍之交

年轻时家境贫困,鲍叔牙发现管仲有才能,与之交友,经常和管仲往来管仲常占小便宜,鲍叔牙并不以为意,反而处处为他设想,一直都善待管仲后来,管仲辅佐齐国公子纠,鲍叔牙辅佐其弟公子。





经营女闾

管仲重视商业,在淄博设立七处市场,为了吸引外来商

人,还设立了七百处“女闾”,也就是妓院,包含着歌

舞服务与性服务。所以管仲也可以称为是中国官营娼妓

的创立人和推动者。清代褚人获 《坚瓠续集》卷一载:

“管子治齐,置女闾七百,征其夜合之资,以充国用,

此即教坊花粉钱之始也。”




       后世评价

孔子曾言:“管仲之器小哉。”但也说:“微管仲,

吾其被发左衽矣”“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

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等等。基本上称赞管仲施

政成绩优异,使得华夏强大,让华夏族免于遭受蛮夷

的 统治,维护了华夏文化,褒大于贬。太史公司马迁

在史记〈管晏列传〉中说:“天下不多管仲之贤而多鲍

叔能知人也。”



子产 


  • 子产是一个刚从奴隶主贵族转化而来的封建贵族,由于阶级和历史的局限性,他在思想上没有完全摆脱传统观念的束缚。子产则主张应根据实际情况,对传统的周礼改革。整顿田制 子产对内政的改革,是从整顿田制入手的。他首先“作封洫”重新划分土地界限,确定各家的土地所有权以制止贵族对土地的肆意侵占和争夺,又把农户按五家为伍的方式编制起来,建立严密的户制度,以加强对农民的控制。与此同时,他又重新规定国者内外上下尊卑的等级秩序,对忠于职守勤俭奉公的贵族和官吏给以奖赏,对骄横奢侈者给以打击和制裁。即所谓“使者鄙有章,上下有服,田有封洫,庐井有伍,大人之忠俭者,从而与之;泰侈者,因而毙之。”


                         

 “作丘赋             

  • 这是在郑简公二十八年(公元前538年),距他的作田洫的改革只五年,距鲁国作丘甲则晚五十二年。 <谷梁传>对鲁作丘甲说:甲国之事也,丘作甲,非正也。……甲,非人人之所能为也,丘作甲,非也。”按丘本是被征服部落的地区,他们是不服兵役的,因而也无作甲的义务。现在鲁国统治阶级要被统治的野人也制作甲,当然是“非正”的,郑作丘赋,大概与鲁作丘甲相同。就是说,郑国统治阶级从此也要丘所在的被统治阶级供应军赋了。赋本包括车马、甲盾、徒兵等等,所以郑作丘甲与鲁作赋并无不同。这是春秋以来由于战争的频繁,各国普遍地有加赋的趋势

 

铸刑书

  • 这是在郑简公二十八年(公元前538年),距他的作田洫的改革只五年,距鲁国作丘甲则晚五十二年。 <谷梁传>对鲁作丘甲说:甲国之事也,丘作甲,非正也。……甲,非人人之所能为也,丘作甲,非也。”按丘本是被征服部落的地区,他们是不服兵役的,因而也无作甲的义务。现在鲁国统治阶级要被统治的野人也制作甲,当然是“非正”的,郑作丘赋,大概与鲁作丘甲相同。就是说,郑国统治阶级从此也要丘所在的被统治阶级供应军赋了。赋本包括车马、甲盾、徒兵等等,所以郑作丘甲与鲁作赋并无不同。这是春秋以来由于战争的频繁,各国普遍地有加赋的趋势


晏婴


                         

  • “仁”是儒家“仁政爱民”的主要学说,也是晏子施政的中心内容。晏子使楚晏子非常推崇管的“欲修改以 平时于天”。遇有灾荒,国家不发粮救灾,他就将自家的粮食分给灾民救急,然后动谏君主赈灾,深得百姓爱戴。对外则主张与邻国和平相处,不事挞伐。齐景公要伐鲁国,他劝景公“请礼鲁以息吾怨,遗其执,以明吾德”,景公“乃不伐鲁”。廉者,政之本也,德之主也晏子辅佐齐国三公,一直勤恳、廉洁从政,清白公正做人,主张“廉者,政之本也,德之主也”。他管理国家秉公无私,亲友僚属求他办事,合法者办,不合法者拒。他从不接受礼物,大到赏邑、住房,小到车马、衣服,都被他辞绝。不仅如此,晏子还时常把自己所享的俸禄送给亲戚朋友和劳苦百姓。



身体力行 为民楷模


  • 晏子生活十分俭朴,吃的是“脱粟之食”、“苔菜”,可谓“食菲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粗茶淡饭素食当家;穿的是“缁布之衣”;上朝坐的是弊车驽骊;住的是“近市湫隘嚣尘,不可以居”的陋仄之室。晏婴见齐景公他不仅如孔子所说的“戒得”,也十分注意“戒色”。景公见晏子妻“老恶”欲以爱女嫁他他坚辞不纳。他说;“去老者,为之乱;纳少者,为之淫,且夫见色而忘义,处富贵而失伦,谓之逆道”。虚怀若谷 闻过则喜晏子虚怀若谷,闻过则喜。孔子赞他是“不以已之是,驳人之非,逊辞以避咎,义也夫!”表明了他随和、大度,注重自身修养的品格。晏子生性乐观,对生死淡然视之。他说人都是要死的,不论仁者、贤者、贪者、不肖者概莫例外,因此从来不“患死”不“哀死”,把生老病死看作是自然规律他始终保持乐观大度的心情,身心健康延年益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