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乐完备的周朝

牧野之战













  • 牧野之战(年代说法不一,从公元前1130年到公元前1018年都有)称“武王伐纣”,是周武王联军与商朝军在牧野(今河南省淇县南、卫河以北,新乡市附近)进行的决战。由于帝辛(商纣王)先征西北的黎,后平东南夷,虽取得胜利,但穷兵黩武,加剧了社会和阶级矛盾,最后兵败自焚,商朝灭亡。故《左传》称:“纣克东夷而损其身”。


评价

  • 牧野之战是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先发制人的著名战例,也是中国古代车战初期的著名战例。它终止了六百年的商王朝,确立了西周王朝的统治,为西周时期礼乐文明的全面兴盛开辟了道路。牧野之战中所体现的谋略和作战艺术,也对中国古代军事思想的发展具有不可低估的意义。



  • 随着时间的推移,牧野之战也蒙上了一层又一层神秘的面纱。当时的记录下,帝辛尚不失为一个有严重缺陷的英雄人物,然而到了后世,纣王却成了荒淫无耻、残暴不仁的昏暴之君,被泼上了越来越多的污水。与之相应,牧野之战这场“血流漂杵”的征服战争,也就成了吊民伐罪的反抗暴政的正义之战。在后世儒家的传说中,周军“前歌后舞”,没有杀一个人,没有流一滴血,商朝就自行崩溃,在人民的拥戴下,武王登上了天子的宝座,从此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天下太平。当然,这样的神话在后世仍然一场又一场地上演,不过再也没有像牧野之战这样成功的了。

               



                      

                                              

                    周武王


   

周武王( ?年—前1043年),西周的创建者,姬姓,名发,号武王,西周时代青铜器铭文常称其为珷王。是西伯昌的次子。约前1050年文王死,发继位,号为武王,而尊其父西伯昌为文王,沿用“受命”年。武王母亲为“太姒”,其正妻为“邑姜”。文王临死时嘱武王早图陷克殷商。武王继位后,继承父志,重用太公望、周公旦、召公奭等人治理国家,周国日益强盛。受命九年(约前1048年)在盟津(孟津)大会诸侯,前来会盟的诸侯竟有800个。


    




礼乐秩序的重建)——论孔子的礼制思想


  • 【摘要】:重建稳定的社会秩序是孔子的政治理想,孔子继承西周的礼乐文化,对之进行创造 性的转化,援仁入礼,既恢复外在的社会秩序,同时也为之寻找到内在的人性依据。


  • 思想的主题是由时代的特征所决定的。如我们所熟知,春秋战国时期,礼坏乐崩社会失序,曾经和谐平稳的世界陷入了混乱状态,人们的生存失去了最起码的安全感。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重建秩序就成了头等重大的思想主题。当然,也是孔子所关注的大问题,而他给出的方案就是重建西周的礼乐秩序。



一.礼制思想的来源

“礼”在孔子思想体系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他追慕周公,主张捍卫传统的礼乐文明。“在孔子和早期儒家思想中所发展的那些内容,不是与西周文化及其发展方向对抗、断裂而产生的,在孔子与早期儒家的思想和文化气质方面,与西周文化及其走向有着一脉相承的联接关系。可以说,西周礼乐文化是儒家产生的土壤,西周思想为孔子和早期儒家提供了重要的世界观、政治哲学、伦理德性的基础。”




  • 这的确是一个创举,孔子对周公及周礼的崇拜是随处可见的,他一再强调自己是“述而不作”,“吾从周”,“梦见周公”。周礼的一个突出的特征就是它有上下等级、长幼尊贵等明确而严格的秩序规定,在中国传统等级社会当中,“礼”就维系了社会等级结构,促进了社会的整合。“事实上,周代的‘礼乐文化’的特色不在于周代是否有政治、职官、土地、经济等制度,而在于周代是以礼仪即一套象征意义的行为及程序结构来规范、调整个人与他人、宗族、群体的关系,并由此使得交往关系‘文’化,和社会生活高度礼仪化。”


  • 面对礼制崩溃的混乱现实,孔子不但没有弃置、批判礼乐传统,反而坚信正是人们对礼乐传统的弃置不顾或“礼”的空洞仪式化才导致了社会的失序,他不仅高度肯定和颂扬礼乐传统,而且坚决地批判和憎恶现实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破坏礼乐秩序的行为。但孔子绝不是单纯的复古者,而是根据时代的发展给“礼”注入了新的阐释,从积极的意义上理解和把握礼乐的内在精神实质,以及它对于社会、政治和人生所可能具有的现实性价值,这才是孔子择取传统礼乐重建社会秩序的基本取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