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苏同盟破裂的根本原因和内在逻辑

中苏同盟破裂的根本原因和内在逻辑

1957年夏天赫鲁晓夫提出与中国合作建立长波电台和联合潜艇舰队,其目的在于对抗美国在太平洋地区日益增长的势力。这个建议触动了毛泽东敏感的民族利益和国家主权的神经,以至他大动肝火,怒斥苏联大使尤金,并迫使赫鲁晓夫千里迢迢赶到北京。中苏领导人的会谈解除了表面上显现出来的双边关系危机,问题也按照毛泽东的意愿得到了解决,令人感到疑惑不解的是,苏联的一个口头建议何至于引起毛泽东如此大做文章?或许毛泽东是有意调动赫鲁晓夫,以到达其更加深远的政治目的?这一点在紧接着爆发的炮击金门事件中似乎可以找到答案。

1958年8月23日解放军对金门采取的军事行动引发了第二次台海危机,毛泽东的真实目的究竟是要收复被国民党占领的沿海岛屿还是要往美国人头上套上“枷锁”,目前在研究者中尚有争议。但是,从大量档案材料来看,毛泽东事前有意向苏联隐瞒炮击金门的决定却是事实。毛泽东此举,一方面无视中苏同盟的存在,一方面又充分利用了存在的中苏同盟,确实令赫鲁晓夫恼火。在中国保证不把莫斯科拖进危机的前提下,苏联发表了为中国提供核保护伞的公开声明,从而在很大程度上化解了危机。尽管如此,赫鲁晓夫却由此做出了暂停向中国运送原子弹样品的决定,这无疑激起了中国人的怨气。

然而,最让毛泽东无法忍受的是苏联对“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态度。莫斯科会议以后,毛泽东决心采取一切手段加快中国经济建设的步伐,并在“超英赶美”的口号下发动了全民上马的“大跃进”运动,其目的是要显示出中国的建设速度要快于苏联,发展道路要优于苏联。同时,毛泽东还要向社会主义阵营所有国家提供一个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更完美、更直接的模式,这就是1958年夏天在中国大地兴起的人民公社制度。对于毛泽东自我感觉良好的这两个发明创造,苏联采取了沉默和冷淡的态度,这已经使毛泽东心中不快。当中国的经济形势由于全国上下这种急躁情绪和荒唐做法而陷入困境时,不仅中共党内普遍产生了不满情绪,赫鲁晓夫也公开表态提出不同看法,这就更加激怒了毛泽东。于是,毛泽东在庐山会议期间一方面拿彭德怀开刀,以整治党内反对者,一方面决心向赫鲁晓夫及所有怀疑、反对“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人“宣战”。

1959年10月中苏两党在北京会谈中发生了激烈争吵,尽管会后双方确定的方针都是以维护中苏两党团结和友好关系为目标,但前提却是要对方承认错误,这就奏响了中苏之间大论战的序曲。在布加勒斯特会议上无法说服顽强的中共代表,恼羞成怒的赫鲁晓夫终于采取了导致中苏分歧公开化的关键步骤——突然撕毁合同,撤退了所有在华工作的苏联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