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共二十大及其对中苏关系的影响

苏共二十大及其对中苏关系的影响


苏共二十大的路线方针



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于1956年召开,是苏联历史乃至国际共产主义历史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会上主要批判了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指出斯大林主义的错误,还提出“三和”的新理论,对世界形势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斯大林去世后,苏联必须改革,这是苏联社会发展的趋势和要求。国内的社会压力和国际的紧张局势交织在一起,除了年迈昏庸的斯大林以外,几乎所有的苏联领导人都看到了改变现状的紧迫性。斯大林弥留之际迫不及待地召开的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充分说明了党内领导人想要摆脱斯大林阴影的心态。贝利亚在内务部实行的改革和针对柏林起义提出的新方针,马林科夫提出的农业政策和对乌克兰问题的处理方式,莫洛托夫起草的解决朝鲜战争的新方案,都表明改革或改变斯大林的“既定方针”已经在各个方面悄悄兴起。尽管由于党内斗争的需要,某些改革措施没有展开,但当这种斗争趋于平静以后,苏联新领导人感到改革已经是当务之急。而改革的前提是对斯大林模式的重新认识,这就是苏共二十大和赫鲁晓夫秘密报告必然出现的理论基础和现实要求。

苏共二十大确实从国际、国内和党内三个方面提出了一系列非斯大林化的方针,尽管程度有所不同。二十大路线及其产生的过程告诉人们:苏共二十大提出的问题,绝不是某个人的突发奇想,而是时代前进的体现,社会发展的要求,人民生活的需要。对于斯大林的批判,就其根本目的而言,并不是个人或小集团谋求权力的工具,而是要以此为铺垫改变斯大林的某些政策和做法,这是苏共中央集体的决定。对于二十大路线,中共中央最初是完全赞同的。对于批判斯大林的个人崇拜,毛泽东在内心是满意的,只是不同意在一般意义上否定个人崇拜。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的论述与苏联的改革措施及二十大的总结报告相比较,没有更多的新东西。中共认为需要引为借鉴的也是斯大林模式的弊病,而这正是苏联新领导人已经考虑并在二十大正式提出的问题。 

1956年2月召开的苏共二十大及斯大林问题的提出,无疑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冷战进程中最具震撼力、最令人感兴趣的历史事件之一。其结果,不仅引起了一系列有关各国社会主义道路如何发展的深刻问题,也对中苏关系的演变乃至冷战格局的发展方向产生了潜在的影响。

苏共二十大对中苏关系的影响 

早在20世纪60年代中苏论战时,中共就提出中苏两党的“分歧是从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开始的”。这种看法直到今天仍然为很多研究者所坚持,他们认为二十大引起的中苏分歧标志着中苏关系出现了严重分裂,甚至“成为中苏关系史上第一个历史转折点”。                                                   

以往人们的印象似乎是苏共二十大以及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开启了中苏分裂的大门,但这是一个神话。其实,对于苏共新领导人公开批评斯大林的举动(并非人们理解的全盘否定斯大林),毛泽东一开始是支持的,虽然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揭了盖子,捅了娄子”,不过,其主要倾向还是赞赏赫鲁晓夫搬掉斯大林这块压在中共和其他共产党头上的盖子,并一吐常年积压在心中的怨气。至于中共的一些不同看法——主要是对斯大林的全面评价和对斯大林所犯错误原因的解释,实际上基本上都被苏共接受了。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才有了波匈事件期间中苏两党的密切磋商与合作。

苏共二十大路线与中共的主张没有根本性的分歧,那么就可以断定,二十大对中苏关系并没有产生直接的负面影响。中苏关系不仅没有出现严重分裂,反而更加紧密。当然,与此同时发生的另一种情况——中共的影响已经超出了亚洲的范围以及中共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地位的提升,预示着中苏之间争夺领导权的开始,从而埋下了中苏分裂的种子。

如果谈到二十大对中苏关系发展的不利影响,应该强调的是,苏共在二十大公开进行“自我批评”,揭露斯大林的错误,无疑是大大降低了莫斯科的威信,动摇了苏联在社会主义阵营中的领导地位,其结果必然导致紧随苏联之后的中国共产党的崛起。中共固然不如苏共历史悠久,经验丰富,但就领袖魅力而言,赫鲁晓夫则完全不能同毛泽东相比。至少在中共眼中,斯大林倒下了,站起来的应该是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