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对中华民族精神的影响


全球化对中华民族精神的影响

什么是全球化

 全球化是描述和指称这样一种人们经验到的事实和趋势。

 什么叫事实和趋势?

         由于生产力和科技的发展导致人类活动突破时间和空间的局限, 人们活动之间具有了极强的相关性,世界因之连为一体。所以全球化既指世界的时空压缩,又指世界作为一个整体的意识的增强。         

             时空压缩

             东方和西方的摩擦 

             合作与冲突并存的一个过程

             共同利益和民族、国家利益同在

        “某种程度上讲,现代国际关系的演进过程,是一部西人主宰的, 需要靠科技进步为主要驱动力和润滑剂的,以沟通各各民族间的联系并使之臣服于 资本主义的国际规范为基本内容的、伴随着西方大国,由于发展不平衡而衍生的,此起彼伏的摩擦争斗的历史。 ”

                                                        ——王逸舟《当代国际政治析论》

 王逸舟

王逸舟 1957年7月出生,湖北武汉人,研究员。主要学术专长是国际政治专业,现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1982年7月毕业于湖北大学。1985年9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研究生毕业,1988年7月该院在职博士研究生毕业。1988年7月~1992年5月在本院马列研究所工作,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系主任、《世界经济与政治》杂志主编等职。主要著作有:《匈牙利道路》(1987)、《波兰危机》(1988)、《当代国际政治析论》(1995)、《西方国际政治学》(1998)、《全球政治和中国外交》(2003)、《中国外交新高地》(2008)。译著包括:《经济体制》(1987)、《政治与市场》(1992)、《政治学概论》(1993)、《权力精英》(1994)。过去的二十多年间,先后到过四十多个国家访学、研究和参会;其中,1996年到1997年曾在美国哈佛大学国际事务中心做访问学者。

        


   全球化对民族精神的积极影响: 

  第一,全球化丰富了中国文化的内涵。

         汉代佛教 民众常用的佛教用语: 现在 如实 实际 真谛 门外汉 开眼界 无明火 不可思议 头 头是道 对牛弹琴 在劫难逃 执迷不悟 当头棒喝 挂羊头卖狗肉  苦海无边 回头是岸 放下屠刀 立 地成佛  一丝不挂 一报还一报 不二法门 等等。

         向西方资产阶级学习的中国人:康有为 梁启超  孙中山  胡适  李大钊


  第二,全球化为弘扬民族精神提供了有利契机和广阔的舞台。 

         

     德州大学里面看到他们的哲学系的博士生学的必读的书目就是《老子》。        




 

最近几年在全世界各地建立的孔子学院。






  第三,全球化是拓展民族精神的动力。

         因为在全球化过程中,外来文化已经深入到中国的腹地,作用于民族的深层次心理,外来文化已经深入到大众普通日常生活中去了,比如圣诞节,情人节,万圣节,麦当劳,肯德基等。

         我们要勇敢站出来,要弘扬我们的民族文化。因为民族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精神支柱,一个民族没有了自己的文化,不能够称其为一个民族,所以亡国有时候,不一定就是被武装占领,而是自我放弃了自己的文化。 文化对于一个民族的生存才是最根本、最基层的东西。

         有外来文化的挑战,有动力 力求发展,力求弘扬自己的民族文化,有外来文化的交流的机会。

  第四,全球化增强了民族精神的凝聚力和感召力。

         在全球化的一个全面竞争的时代,在面临外来文化的入侵和威胁面前,对自己民族文化的热爱和尊重,就成为每个民族成员的一个情结,对这个民族的成员具有更强的凝聚力和感召力。 

  全球化对民族精神的消极影响:

   第一,民族文化的西化动摇了民族精神的根基。

         西方文化是一种强势文化,全球化的过程是西方文化对其他文化的一个冲击过程

         不同的模式论被解释成不同的发展阶段论。

         一旦文化被外来文化占据主导地位,那么这个民族自己的民族精神就不会被关注了 

   第二,民族意识的弱化淡化了民族精神的凝聚力。

         意识是人的大脑对客观世界的反应。民族意识是对这个民族客观的历史实践的反应,是民族生存和发展的历史记忆,是对自己民族生存和发展的一个记忆,是对自己归属某个民族共同体的意识。

         民族意识,一句话就是对自己民族生存发展、自己的历史的一个反应。民族精神应该说包含在民族意识之中,是民族意识中的核心部分,是这个民族共同体的精神支柱。

         想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要求这个国家的政府重新审视和界定经济管理和行为方式,那么这个是国家的经济管理权就受制于国际组织。 

 第三,全球化使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和自豪感受挫。

        全球化容易产生一种崇洋媚外的心理。

        《广州日报》:从1978年到2002年,各类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59万人,其中公派6万人,目前有15万多人归国工作,另有16万多人在国外就业,27万人在海外就读,人才流失达到50%,回国总数占出国总数的比例上升到了26.4%,自1985年以来,清华大学高科技专业毕业生80%去了美国,北京大学这一比例达到了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