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世纪悬案:卡廷事件档案研究 宋永成
专业大类: 军事思想及军事历史
专业: 军事历史
课程介绍

本系列对20世纪中大批人士在卡廷森林、加里宁等地遭到苏联军队杀害的事件进行了解析。

教师团队

宋永成 副教授

单位:陕西师范大学

部门:历史系

职位:硕士生导师

卡廷事件介绍

“卡廷事件”又称“卡廷大屠杀”、“卡廷森林大屠杀”、或“卡廷惨案”(波兰语:zbrodnia katyńska;俄语:Катынский расстрел),是苏联秘密警察机关内务人民委员部在苏联共产党中央政治局的批准下,于1940年4月至5月间对被俘的波兰战俘、知识分子、警察及其他公务员进行的有组织的大屠杀。此次屠杀起源于拉夫连季·贝利亚的关于处决所有波兰军官成员的提议,正式文档于1940年3月5日由包括约瑟夫·斯大林在内的苏共中央政治局签署批准。遇害人数估计约为22,000人,最常见的数字为21,768人。屠杀发生在卡廷森林、加里宁(特维尔)、哈尔科夫等地。受害者中约8,000人是1939年苏联入侵波兰的战俘,其余则是被指控为“情报人员、宪兵、破坏者、地主、工厂主、牧师及官员”而遭逮捕的平民。由于波兰的征兵制度规定除非获得当局豁免,所有大学毕业生必需服兵役,接受后备军官培训,苏联得以捕获大批波兰知识分子,其中还包括波兰籍的犹太人、俄罗斯人、乌克兰人、格鲁吉亚人、鞑靼人、白俄罗斯人以及基督教徒和穆斯林。

卡廷大屠杀具体发生在位于卡廷森林(俄罗斯斯摩棱斯克以西约19公里,临近卡廷和格涅兹多沃的村庄)的科泽利斯克战俘营。在斯大林的命令下,除在卡廷森林外,同时发生的屠杀还有在斯塔洛柏斯克和奥斯塔什科夫战俘营的处决战俘行动 以及发生在西白俄罗斯和西乌克兰的处决政治犯行动。处决地点包括设于斯摩棱斯克的内务人民委员部总部、当地一个屠场,以及加里宁、哈尔科夫、莫斯科等苏联城市的监狱。在这些屠杀之中,卡廷大屠杀规模最大。现代波兰对卡廷大屠杀的调查覆盖上述所有的屠杀。

1941年,德军占领卡廷森林。1943年,纳粹德国揭发在卡廷森林发现集体墓地。德国的揭发致使苏联与设于伦敦的波兰流亡政府断绝外交关系。苏联官方一直否认卡廷大屠杀,直到1990年才承认内务人民委员部实施并隐瞒了卡廷大屠杀。俄罗斯联邦检察总长的一项调查证实苏联需要为卡廷大屠杀负责,其中确认了1,803名波兰公民的死亡,但是拒绝将其承认为战争罪行或种族屠杀,并以屠杀参与者已经去世为由终止了调查。俄罗斯政府拒绝承认遇难者是斯大林压迫的受害者,使他们不能得到正式死后平反。俄罗斯人权组织“纪念碑”发表声明称调查结果不可信,并要求对只有1,803人遇害这一违背常识结果(14,500人遇害)给出解释。

卡廷事件发生的背景

卡廷惨案是波俄两国一系列历史纠纷的延续。波俄两国历史上发生过多次冲突和战争,其中尤以波苏战争为甚。

1919年2月-1921年3月,苏俄与波兰第二共和国为扩张领土和影响力,爆发波苏战争。1920年,波兰在协约国和罗马教廷支持下的向东扩张,红军在华沙战役中的完败。1921年3月18日缔结的里加条约让波兰获得了西白俄罗斯和四分之一个乌克兰。

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与斯洛伐克入侵波兰,在半个月后的9月17日,苏联根据《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秘密协定,宣称波兰政府已经无力控制国内局势,《波苏互不侵犯条约》失效。同日苏联红军从东方侵入波兰。起先英国、法国与波兰缔结了英波同盟和法波同盟以防范德国的入侵,这一目的失败后,英国、法国及英联邦其他成员国不得不对德国宣战。但除了法国的萨尔攻势外,几乎未给波兰提供军事支援。这一举动被称为“假战”和“西方盟国的背叛”。 由于波兰军队收到命令避免与苏军交战,苏军得以迅速推进,途中几乎未遭遇抵抗。期间有250,000 到454,700 名波兰士兵和警察被苏联当局俘虏并扣押。约250,000人马上被部队释放,125,000人被送交内务人民委员部。内务部很快释放了42,400名士兵。大约有170,000名在波兰部队中服役的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士兵被释放。43,000名生于西波兰的战俘被转交给德国。到9月19日为止,内务人民委员部手中共掌握有40,000名波兰战俘:约8,500名军官和准尉、6,500名警官、以及25,000名士兵和士官。

卡廷事件被揭发

20世纪80年代末,社会压力不仅仅指向波兰政府,而且对苏联也同样如此。波兰学者试图把卡廷惨案加入1987年波苏联合委员会的日程中去,以调查被监管之中的波兰和俄罗斯的历史小插曲。1989年,苏联学者披露约瑟夫·斯大林确实下达了屠杀命令。1990年,苏共中央总书记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承认是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处决了波兰战俘,同时确认了两个除卡廷之外的掩埋地点:梅德诺耶和皮亚季哈特卡。

1989年10月30日,戈尔巴乔夫同意由一个叫“卡廷受害者亲属”的团体组织的一个几百人的代表团参观卡廷纪念碑。代表团还包括了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牧师为死者举行了安魂弥撒,布置了和平运动的横幅旗帜。一位悼念者将一个写着“NKVD”(内务人民委员部)的符号固定在纪念碑上,盖住了原来碑文上“Nazis”(纳粹)字样,现在成了:“纪念1941年被内务部杀害的波兰军官。”几个纪念者测量了由附近克格勃布置的围栏,把点燃的蜡烛摆放在地上。布热津斯基致词说:

不是个人伤痛带我到这里来的,而这里的多数人正是由此而来,其实还是对卡廷这一标志性时刻的见证。被折磨致死的俄罗斯人和波兰人,共眠于此。对我来说十分重要的是,真相在它原本发生的地方被公诸于世,只有真相能使新的苏联领导同斯大林和内务部的罪行划清界限,只有真相能作为苏联和波兰人民真正友谊的基础。真相将会为它自己找到道路,我始终坚信于此,我今天能够来到这里,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参考教材


课程评价

课程章节
提示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