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圣经 陈惠良
提供学校: 华北电力大学
专业大类: 哲学
专业: 宗教学

《圣经》是亚伯拉罕诸教(包括基督新教、天主教、东正教、犹太教等宗教)的宗教经典,由旧约与新约组成,旧约是犹太教的经书,新约是耶稣基督以及其使徒的言行和故事的纪录。

教师团队

陈惠良 教授

单位:华北电力大学

部门:外国语学院

职位:教授、硕士生导师

《圣经》基本介绍

《圣经》从最早成书的约伯记在3500年前左右(约公元前1500年)到最后成书的启示录(公元90-96年之间),历经1600年左右,共有超过40个作者。这些作者多为犹太人,其文化水平、身份地位和职业各有不同,其中有君王、先知、祭司、牧人、渔夫、医生等等。各作者受神的默感,描述神给各人的启示各自成文。此后口耳相传,最后由各宗教组织权势团体集结成册。并各自宣称正统《圣经》。

《圣经》不仅仅只是一本宗教读物,其中融合着历史、文化、政治、经济。它与希腊文明一起,形成了今天的欧美文化。

其中的《旧约》反映了犹太民族的形成发展,赞颂了犹太人民的智慧与创造力。这些美丽的故事,蕴含着深刻的思想内涵,是一笔丰富的精神财富,曾给无数的文学家、艺术家、思想家提供无穷的灵感与启迪,至今仍有极高的阅读价值。

《圣经》的译本历史

早期教会一般泛指公元五世纪之前的教会,随着福音工作扩展至小亚细亚与欧洲地区,圣经翻译的工作也逐渐延伸至多种语言,以下为部分译本举例。

《亚居拉译本》( Aquila version ) 希腊文旧约译本,约于二世纪初翻译完成。这译本是由原本信奉基督教,但后来改信犹太教的亚居拉所译,所依据的希伯来文经文与〈马所拉经文〉差不多完全一样。这译本极拘泥字面的直译,存留至今的仅是残篇,但包含了大部分圣经经卷。

《亚美尼亚文译本》( Armenian versions ) 亚美尼亚文译本约于五世纪初译成,包括部分次经(《十二族长遗训》和《哥林多三书》)。现存最早的抄本是887年的四福音抄本。

《科普替文译本》( Coptic versions ) 埃及科普替语可分为多种方言,已辨识了七种,即阿齐明语( Akhmimic )、附属阿齐明语( sub-Akhmimic )、波海利语( Bohairic )、中埃语或曼非语( Middle Egyptian or Mesokemic )、中埃法林语( Middle Egyptian Fayyumic )、原始波海利语( Proto-Bohairic )、及沙希地语( Sahidic )。在基督教盛行之前,这些方言尚未发展出书写的文字,译本中所用的也就算是这些方言的文字了,其中较为重要的科普替语圣经译本,有当时通行于埃及南部的沙希地语、当时通行于埃及北部的波海利语,或法林语等。此外,绝大多数诺斯底派文献(例如〈拿.戈玛第文库〉)都是以科普替语的沙希地语写成的。

《埃塞俄比亚文译本》( Ethiopic versions ) 最早的译本也许在四世纪中叶已出现,但要到六世纪下半叶才有较完整的译本。现存抄本不早于十世纪,首先印刷的新约版本是1548-49年在罗马出版。

《法拉沙文译本》( Falasha versions ) 古埃塞俄比亚文圣经译本。法拉沙人是信奉犹太教的埃塞俄比亚人,他们自称是示巴女王与所罗所生的儿子的后裔(实际上祖先可能是第二共和时代改信犹太教的阿高人),使用吉兹语( Geez ,古埃塞俄比亚的宗教语言),旧约圣经大约在公元五至七世纪间译成这种语言的译本。

《哥特语译本》( Gothic versions ) 哥特语是已消失的东日耳曼语,现代对哥特语的知识主要是来自公元四世纪时为多瑙河下游的西哥特人所翻译的圣经译本,仅存约280页的经文残篇,大部分是新约译本(超过一半是福音书),另有少量尼希米记、创世记和诗篇残篇。

《古拉丁文译本》( Old Latin versions ) 古拉丁文圣经译本是在二世纪开始翻译和使用的,拉丁文名称为 Vetus Latina ,即指《武加大译本》以前的拉丁圣经译本。这译本是《七十士译本》的翻译,而不是直接译自希伯来文,以多种经文形式流传。在五世纪耶柔米的拉丁文《武加大译本》面世后,渐被取代。

《古叙利亚文译本》( Old Syriac versions ) 古叙利亚文译本是指《别西大译本》( Peshitta )之前流传的译本,旧约可能早在公元二世纪出现,新约则源自他提安的《四福音合参本》( Diatessaron )。古叙利亚文译本现今主要有两份福音书的抄本,分别为《库热顿叙利亚文抄本》( Curetonian )和《西乃叙利亚文抄本》( Sinaitic ),两份抄本代表不同的古叙利亚文译本抄写传统。《古叙利亚文译本》在九世纪修订,以后仍有流传。

《别西大译本》( Peshitta version ) 叙利亚文圣经译本。「别西大」意即「普通」或「简单」,但是在九世纪之后才用这个名称。旧约经文内证表达这译本大概于二或三世纪完成,部分可能是犹太人的翻译。新约译本可能成书于五世纪初或更早,但缺启示录、彼得后书、约翰二、三书和犹大书。

《七十士译本》( Septuagint ) 旧约圣经最早的希腊文译本,简称 LXX,约公元前三至一世纪译成,因传说是由72位翻译者在亚历山太城合译而得名。这译本为散居外地的犹太人(他们不再说希伯来语)所采用,新约圣经不少引用旧约的经文均出自此译本。

《辛马库译本》( Symmachus version ) 希腊文旧约译本,于公元二世纪末或三世纪初译成。在俄利根的《六栏经文合参》的第四栏中重印了这个译本,有关翻译者辛马库的生平资料甚少。

《他尔根》( Targum ) 希伯来文音译字,原意是「翻译」或「解释」,一般是指旧约圣经的亚兰文译本。这些译本通常倾向意译,有时会加上注释,而不仅仅是希伯来文的字面直译。〈他尔根〉通常不是逐字照译的译本,而是对希伯来文旧约之意义的理解和诠释,故此包含了大量犹太释经者如何理解圣经的资料。

《狄奥多田译本》( Theodotion version ) 希腊文旧约译本,于公元二世纪末叶译成,估计是一个较早的译本《原始狄奥多田版本》的修订本。狄奥多田可能是一个归化犹太教的以弗所人,活在罗马皇帝马可奥热流执政的年代(161-180)。

《旧约全书》和《新约全书》

整本基督教的圣经共有六十六卷,其中旧约全书三十九卷,新约全书二十七卷。

《旧约全书》

《旧约全书》即犹太教的圣经,是基督教承自犹太教的,但《旧约全书》和《希伯来圣经》有所差异,书目的顺序也不同。旧约在《摩西五书》之后是历史书,天主教和东正教的历史书增加了《多俾亚传》、《友弟德传》、《玛加伯上》、《玛加伯下》4卷。其次又在文集中增加了《智慧篇(索洛蒙的智慧书)》、《德训篇(希拉赫的智慧书)》。另外,基督教旧约虽然也是以马苏拉文本为准,但顺序上则继承了希腊文圣经,以先知书结尾,不同于犹太教《塔纳赫》以《历代志》结尾的传统。同时,基督教旧约在马苏拉文本之外,还包括了死海古卷、七十士译本以及其他古代文本的内容。此外天主教和东正教圣经还包括了《耶热弥亚之书信以及《艾斯德尔传》和《达尼尔》较之《以斯帖记》和《达尼尔书》多出的内容西元380年前后,早期教会通过筛选对圣经中应包括的经卷达成一致。

犹太教圣经《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和《历代志》结尾,传达的神学信仰是以色列人在流放巴比伦之后回归祖国,应验了神与亚伯拉罕和之后的以色列国王达成的契约。而基督教旧约却不以回归为主旋律,而是以审判的预言和弥赛亚(即耶稣)到来的预言结尾。这是因为在基督教看来,耶稣降临和施洗约翰的预言才是旧约所预备的。《玛拉基书》第三章暗示的就是施洗约翰:“万军之上主说,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预备道路。你们所寻求的主,必忽然进入他的殿。立约的使者,就是你们所仰慕的,快要来到。”

《新约全书》

新约全书包括福音书、历史书、使徒书信和启示录。其中福音书有《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约翰福音》四卷;历史书有使徒行传;书信共有二十一卷,其中确定为使徒保罗所写的有十三卷,它们是《罗马书》、《哥林多前书》、《哥林多后书》、《加拉太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帖撒罗尼迦前书》、《帖撒罗尼迦后书》、《提摩太前书》、《提摩太后书》、《提多书》、《腓利门书》;《希伯来书》的作者是谁,已不可考。正如古教父奥利金有针对这个问题的名言说:“《希伯来书》的作者是谁,只有上帝知道”!所以本书和《雅各书》、《彼得前书》、《彼得后书》、《约翰壹书》、《约翰贰书》、《约翰叁书》和《犹大书》归类为普通书信;新约最后一卷《启示录》属于启示文学类。

参考教材


课程评价

课程章节
提示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