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韩国儒学史 李甦平
提供学校: 中国社科院
专业大类: 哲学
专业: 伦理学

课程主要通过对中韩儒学的比较,既阐释了韩国儒学“重气”、“重情”、“重实”的基本特点及韩国儒学的“义理”精神,集中探讨了韩国儒学在“理气”、“心性”、“礼仪”、“以图解说”等方面对中国儒学的细微发展;以及对韩国儒学发展演变历史的梳理和论述,依照韩国历史发展的顺序,对李穑、郑梦周、郑道传、权近、徐花潭、李退溪、奇高峰、李栗谷、成牛溪、曹植、金长生、宋时烈、魏岩、韩元震、郑霞谷、李瀷、洪大容、丁茶山、崔济愚、朴殷植等代表人物的儒学思想作了深入阐发,并探究了韩国儒学发展演变的内在规律性。

教师团队

李甦平 研究员、博导

单位:中国社科院

部门:哲学研究所

职位:主任

儒教在“韩国”意义上的宗旨

韩国高丽大学编写的《韩国民俗大观》序言中说:“至今,儒教在韩国社会中也占有绝对的比重……事实上,儒教不仅仅改变了人的思想和性格,而且使社会构造、习惯、制度也发生了大的变动。所以,在当今现代化、西洋化的风潮中,韩国在东洋三国中仍然是一个父家长制、血缘主义最强的社会。韩国所具备的纯韩国人式的性格、思维方式、行为规范皆以此为准绳。儒教至今仍深深扎根于我们社会的基底。”一本给外国旅游者使用的《韩国观光指南》小册子上介绍说:“大部分国民遵守严格的儒教习俗,尤其近年来渐倾向于物质化、非人间化的现代社会中,儒教的价值与智慧逐渐受人瞩目。” 这本小册子的简要介绍,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儒家思想在现代韩国社会生活中的现实地位。

各家各派的儒教思想家的思想是根据当时的历史要求提出的。儒教所宣扬的“忠、孝、仁、义、”是治国平天下的基本要求,正如: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儒学的理论核心是礼与仁,其理论体系是一个以礼、仁为核心的包括着众多范畴,控制人的行为为目标的系统。礼的内容意义极为广涵,包括礼义、礼制、礼仪、礼貌等于礼有关的一切规范。在儒文化社会学中,仁与礼,同样都处于核心地位,共同构成了儒文化的核心,其中孔子思想的“仁者爱人”。受中国儒家文化的影响,韩国也引用了中国的一套理论作为规范:“齐家、治国、平天下。”齐家就是把每个人所处的家庭治理、管理、调适好,使家庭幸福、美满、协调,充满着现代文明与温馨。治国,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管理好国家。平天下就是处理好国际关系,维护国家在世界上的地位与尊严。很多韩国人看到了儒家的宗旨,虽然他们都不承认自己信奉儒教,但在他们日常的行为和生活方式中,他们似乎会经常在有意无意中按照儒教礼数要求的方式行事。

中韩两国儒家文化的现状

20世纪90年代起,中国大陆的儒学热逐渐升温。一批现代新儒学家受寻求儒家现代化的理想驱使,费神地设定了种种实现儒学现代途径,尽管如此,由于难以消解现代民众在情感上排斥,他们推行儒家现代化的过程举步维艰。到了21世纪,当中国融入全球化,物质文明崛起,而道德式微。在各种“主义”“思潮”漫天飞舞之际,人文精神的失落反而成为一种新千年症候。一些人因此开始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寻找精神家园,于是,我国更是开始了一场被称为“文化保守主义的重新崛起”的儒学复兴运动,但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和主流,儒学经过暴风骤雨的洗礼,已经渐渐走向低谷,甚至陷入了危机,儒学复兴运动的兴起这无疑对儒学的发展提供了空间,但是中国目前仍然是西学为主,最重要的是目前中国的意识形态的指导思想也是西学,儒学并没有与其思想相对应的地位,儒学只是西学的附属,不是一个独立学科。

而在韩国的今天,儒学已然融入民族的潜意识之中,变成民族集体性格和无穷的精神力量;它把儒家义理精神应用于民族主义上,把伦理道德视为治世之宝典,把君臣父子观念作为修身养性之德铭。而儒家也已经大众化,贯穿于韩国的社会生活当中,现在韩国人的生活习惯与对人关係等等,无论其宗教如何,大都是来自儒教的。儒学决定了德育的实践形成—儒学与社会实践相结合。比如:作为最接近汉字元文化圈的汉字亚文化圈的大韩民国的国旗、国徽都是古代中国的太极图;韩国的教育电视节目仍然每晚播放反映中国儒家思想的《论语》等传统教材的学习辅导。

儒家伦理是学校德育的主体内容

1600年前,即自公元372年高句丽建立的朝鲜第一所太学始,儒学就成为韩国学校中的经典,设五经、三史课程,尤其自公元1392-1910年共51927位国王统治的李韩王朝的“排佛尊儒”国策下,儒学达到鼎盛时期,论辩活跃,派别纷呈,“儒教几乎融化在朝鲜人的思考方式和行为方式中”在日本人占领前,韩国学校课程主要设儒学科目,讲授儒学原理,如“三纲”常”四书五经、十三经等经典。甚至在日本统治期间,日本人也开设儒学科目,只不过是为日本天皇效忠服务的。

 战后,韩国很快恢复学校德育课程,其主要内容就是儒家伦理,并提出把重整儒学作为重建韩国的重要任务,这一任务主要交学校完成,而开设以儒学为主体内容的德育课就是这项任务的核心。50年代更是提出道义教育方案,全面恢复儒家伦理课程,以图回复李朝时代的儒教思想体系。后经过多次改革,目前韩国学校德育已成为一种以儒家伦理为主体,突出培养民族精神的道德教育体系。儒家伦理再一次得到相应的改造,为造就有韩国民族精神的人服务。许多学者指出,当今儒家伦理在韩国已成为维持个人与集体、与社会,乃至与国家关系的粘合剂,并在这一作用的基础上吸收多样化的民主思想和先进的教育教学思想方法等。韩国著名儒学家琴章泰先生指出:“儒教作为朝鲜民族精神的动力,具有广泛的功能,它不单纯作为某个时代的社会制度或伦理规范发挥功能,而且通过传统社会形成朝鲜人的意识结构,现朝鲜人的文化方式的创造性源泉。在民族的思想领域中,儒教从开始直到今天一直作为一个轴心在起作用。”这一分析,深刻地指明了儒教在学校德育中的主导地位和作用。韩国至今仍杂用汉字,1961年颁布的常用汉字表1300个,1972年又规定中学生要学习汉字,1992122日,韩《中央日报》发文指出韩国人要继承遗产必须进行汉字教育,这是领会祖先思想、感情和价值观的最重要途径。韩国中学普设汉字课,何况德育课更是如此,由此可见儒教影响德育之一斑。

韩国儒学书院从兴盛到衰落到复兴

几个世纪之前,儒学是韩国社会的主流思想,当时有700多个儒学书院开设教授儒家传统文化的课程。当然,儒家思想中的男尊女卑思想也表现在书院文化中:古代的传统书院只招收男学员。作为全国有名的几所儒学书院之一,绍修书院会在全国范围挑选优秀的男孩子来学习儒学知识。

  后来,随着进入现代社会,书院被逐渐冷落,1865年被正式取消。儒学被指责为导致企业文化僵化、重男轻女以致溺杀女婴等丑恶现象的罪魁祸首。

  书院的衰落曾一度被认为是韩国文明开化的标志,然而现在随着各种社会问题的出现,儒学又被重新视若珍宝。甚至有些激进复古主义者主张完全废除现行学校制度,恢复传统儒家书院体系。对于这种观点,朴金洪并不认可。他说,虽然现代学校教育制度有很多问题,但目前来说,书院不能完全代替现代学校的职能。

参考教材


课程评价

课程章节
提示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