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西方政治史学 刘军
提供学校: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
专业大类: 历史学
专业: 史学理论及史学史

本课程主要通过20世纪美国政治史学的发展概况透视西方政治史学的发展变化,着重概述和分析美国新政治史学兴衰的社会和学术背景、主要研究内容和特点及其局限性。这里特别强调政治史不仅是史学不可或缺的部分,而且是史学整体的骨架与神经,与各个史学分支都有着内在的联系。还以劳工史为例,说明政治或权力概念仍是21世纪西方史学观察和研究问题的重要视角和分析方法。通过美国政治史学发展概况,并力图从这一角度透视整个西方政治史学,尤其是20世纪政治史学的整体交化。

教师团队

刘军 研究员、硕士生导师

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部门:世界历史研究所

职位:研究员、硕士生导师

西方政治史学的发展概况

20世纪西方史学的变化是西方史学史所经历的最大变化,其中主要的变化之一发生在政治史领域,因此了解西方政治史是了解西方史学的一把钥匙。政治史在西方史学中的重要性可以从3个方面反映出来。

第一,西方最早的史学著作就是政治史方面的,如希罗多德的《希波战争史》、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色诺芬的《长征记》、恺撒的《高卢战纪》等。希罗多德被称为“西方史学之父”,同时也有“政治史之父”的美誉。政治史还可以追溯到西方更早的《荷马史诗》。《荷马史诗》现在流传下来两部——《伊利亚特》和《奥德塞》,都是关于战争和英雄的史诗,现在看也都属于政治史的内容。可以大致认为,西方史学从起源上说是政治史,从内容上说也是政治史。

 第二,从政治史中分衍出来的学科最多,过去笼而统之地都叫历史学,其中分为城邦史、战争史、名人传记等。后来,随着19世纪史学的专业化,出现了政治思想史、法律史、军事史、战争史、外交史、政治制度史、政党史、共运史、劳工史,等等。所以,政治史如同西方史学的母体,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第三,西方史学在19世纪走上了专业化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以兰克史学为代表的,其内容是以民族、国家和上层政治为中心,以对官方文件或文字史料的实证考据为主要方法的职业史学。由于史学专业化过程伴随着西方民族国家的形成过程,史学家从各自的民族、国家的政治立场去阐发史实,史学观念中有着鲜明的民族和国家色彩,是一种很自然的现象。就在那一时期,产生了英国史学家E.弗里曼(E.A.Freeman)的名言“历史是过去的政治,政治是现在的历史”这样一种说法,这种说法是西方史学的特征或者说是对西方史学政治传统的一个经典概括。

西方政治不是民主或者是下层决定的

 新史学及新政治史在总体上倾向于自下而上地研究历史,这对于纠正以往史学对下层民众、少数民族和其他弱势群体的忽视是必要的。但若真以此代替自上而下地研究历史,则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自下而上研究历史的片面性是显见的:一、下层群众运动不一定都有历史进步性,如工业革命时期的卢德运动;二、并非所有政治决策都从下层开始或民主形成的,许多决策本身有着明显的超前性,如国家对基础科学研究的政策。另外,从一些法令虽长期遭到民众非议仍能存在下来,如美国允许销售枪支的法令,至少也说明下层政治的局限性。三、上层政治本身具有重要历史作用。20世纪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政治家个人在其中所起的最恶劣和最出色的历史作用都得到充分表现。慕尼黑协定、雅尔塔体系、非洲版图都是大国政治、上层政治的产物。如同民众创造历史一样,英雄也创造历史,因此,“上层”和“下层”、个体和群体的历史作用不应该被单独或孤立地研究。如勒奇坦伯格所说,“如果事实上杰出人物起到了重要作用,那么历史学家不予理会并不能贬低这一事实。”

20世纪70年代初,当“自下而上”地研究历史成为一种时尚,成为新旧史学、马克思主义和非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区别时,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家P.安德森就指出:“一部‘自上而下的历史’即关于阶级统治的历史一点也不比‘自下而上的历史’逊色:没有它,后者最终只是单面的历史”。他认为,“自下而上”地研究历史不应是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全部内容,这一基本倾向造成了马克思主义史学的一种缺陷,即对政治史领域的忽视。他还进一步提出,国家及其发展是历史发展也是历史唯物主义研究的中心问题,它比其他一切问题更加涉及统治阶级的利益。他的四卷本欧洲史就是以国家为中心展开的。②这说明即使马克思主义史学家也开始认识到,“自下而上”地研究历史只是对传统史学的一种矫枉过正,而不能被视为史学研究的正常状态。

参考教材


课程评价

课程章节
提示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