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近期(2012年)中国周边安全形势 李大光
提供学校: 国防大学
院系: 军事后勤与军事科技装备教研部
专业大类: 政治学

本系列主要讲了2012年中国周边安全形势。其中包括中日钓鱼岛争端,中国南海问题,中国周边军事演习,美国对华的战略遏制这四项内容。周边动荡加剧对中国构成诸多严峻挑战,中国应加快制定”大周边战略”。通过积极、有效、妥善应对周边不稳,不仅为自身持续与完全崛起营造更加有利的周边环境,而且也为周边的和平稳定与世界的和平发展做出应有的重要贡献。

教师团队

李大光 副教授、大校

单位:国防大学

部门:军事后勤与军事科技装备...

职位:副教授

2012年中国周边安全形势两大议程

2011年中国周边安全形势呈现出五大基本特征:朝鲜半岛局势陷于僵局,海上问题矛盾激化,美日同盟关系加强,中国与周边国家相互刺激军备竞赛,非传统安全威胁上升。与2010年相比较,本年度中国周边安全环境并没有明显改善,特别是以非传统安全为主要内涵的海上安全问题极为突出。展望2012年,中国周边安全形势两大议程值得关注:第一,中美竞争加剧;第二,周边多个国家和地区进入大选年。

中美战略竞争加剧

近些年来,中国海洋疆域,除了台海局势平缓稳定以外,从北到南无不对中国的海洋外交造成了重重挑战。

2011年,南海问题出现危机,表面上看是中国与越南、菲律宾的主权争端,但其实质是中美海权的较量。南海问题成为美国重返亚太的“抓手”,未来美国与周边国家深化海事安全合作,结成利益共同体抗衡中国的趋势将增加。

为制约中国军事实力,尤其是海军实力的增长,美国未来还将通过其主导的“雁型安全模式”,加大在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军事存在。对中国而言,海洋是国家利益拓展中必须坚持的内容,其挑战是如何让周边国家接受一个新的海洋秩序。

在美国新一轮战略扩展的背景下,中美关系也步入了战略焦虑期。美国的战略焦虑在于中国崛起所带来的不确定性。特别是中国的军事现代化进程可能改变地区力量平衡,产生包括领土在内的更多利益诉求,对美国主导的地区秩序构成挑战。

中国的焦虑则在于周边安全环境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因美国重返亚太而引发的安全上和经济上的联动效应。战略焦虑的现实存在,中美实力对比的不对称性和对彼此战略意图的错误认知,可能放大中美之间的分歧,使得中美之间风波不断。

中美竞争加剧促使中国周边的利益分化重组加快。通过对中国周边外交的回顾与展望,我们发现,“周边”的范围随着中国国家利益的深化而延展,目前已经发展为一个具有多个层次的地区体系。

在这样一个周边世界中,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交织、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衔接、霸权国家与地区强国共存。尽管以欧洲经验为基础的国际关系理论认为,实力增长必然导致军事扩张,但中国试图摆脱历史的宿命,避免与美国及其盟国发生激烈的冲突。

大选年可能引发地区外交格局新变化


每次大选不仅意味着国内政局的更替,也意味着地区局势的调整。新领导人上台,变革财经政策将对市场走势产生重大影响,这种波动有时足以影响到国家的对外政策。更为直接的是,新领导人为满足国内民族主义压力,以对外政策的强硬缓和国内矛盾,这可能让周边国家在观察政策走向时产生误判。

2012年恰值大选年,各国政坛更迭频繁,涟漪所及,难免会给世界政治情势带来变动,甚至会对国际政治格局造成冲击。

中国成为美国2012年选举的重要议题,给中国外交带来压力和挑战。在美国战略决策界心理失衡的情形下,美国有可能把对华的情绪性、策略性看法,上升为国家的法律。一旦如此,中国将面临持续的压力。

政府换届导致国家内外政策的调整,可能给地区安全形势带来新的挑战。以菲律宾为例,2010年阿基诺三世上台以来,为了巩固其在国内的统治地位,在南海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通过拉拢美国、日本抗衡中国,并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

在缅甸,2011年3月,吴登盛被缅甸议会选举为总统,组成了新的文官政府,掌握缅甸政权20多年的军方强人丹瑞宣布退休。缅甸新政府上台后一系列的新举措使中国与缅甸的关系发生微妙变化,尤其是9月30日,吴登盛突然宣布搁置中缅合作兴建的密松水电站,这一决定让中国感到措手不及,再次凸显了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和中国周边外交的困境与尴尬。

韩国大选可能给朝鲜半岛局势缓和带来新的契机。“天安舰”事件以来朝鲜半岛出现剑拔弩张的紧张局势,与李明博政府对朝鲜的认知和强硬政策直接相关。如果新政权改变对朝鲜“崩溃论”的认知和僵硬的对朝政策,则可能迎来朝鲜半岛局势的缓和,进一步促进六方会谈恢复。

2011年10月下旬,民间团体和各在野党统统推选出身于民间团体的候选人当选首尔市市长,反映出韩国政治下行的压力。2011年自“阿拉伯之春” 以来的系列“革命”表明,目前新一轮的社会意志渗透进政治体系,很可能引发诸多冲突。

选举对地区影响的复杂性还在于政策调整的频率、幅度在短期内都会加剧,有可能将使那些建立在经验上的外交手段失效。由于调整的叠加效应,即便是选举国自身也很难测度政策变化对地区局势的影响,从而使亚太地区存在着若干无法掌控的选举引爆点。

这对各国领导人的政治掌控能力、外交决策部门的反应能力以及战略界的情报分析能力,都是一项严峻的考验。

追随美国,而不是制衡中国。弱小的一方依赖强者并不与历史经验相违背。如果历史经验还具有某种长期合理性的话,那么周边邻国不制衡中国的行为是符合东亚的历史情境的。中国外交依然要着眼于为发展创造条件和环境。

因此,对中国而言,要创造性地塑造稳定的周边战略环境。一方面,要增强与美国的战略互信与合作,管控双方的分歧,既要对美重视,但也不必处处围绕美国转。另一方面,要调整中国的亚洲战略,让周边国家更多地分享中国崛起的好处,减少周边国家对中国的焦虑。

中国南海问题的解决对策

南海作为我国不可分割的蓝色领土,维护自身主权权益是我国必须坚持的基本立场。而从现实情况分析,中国解决南海问题必然是一个长期、渐进而复杂的过程。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我国必须采取正确的维权路径循序渐进。

切实加强经济建设

我们必须通过大力发展本国经济来提升自身的综合经济实力,一是可以为国家进一步壮大自身的军事力量提供物质基础;二是可以增加我国在东南亚各国的地区影响力。同时,要认真研究我国经济建设对东盟具有制约性的因素,有选择有重点有突破地发展地区性经济,从而增加东盟一些国家在经济建设方面对我国的依赖性,进而增强我国对东盟一些国家的制约能力。

当然,也要通过经济发展来稳固提高我国对南海海岛的控制力度。扎实做好对东沙和西沙群岛的实际控制,并加快对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实际控制。

合理开展政治斗争

东盟各国与我国关系亲疏不一,利益矛盾时有发生。因此,我国需要选准时机与重点,集中力量加强与其中一国或数国的合作,重点争取缅、老、柬。同时,积极谋求和台湾达成谅解,以便联手合作。总之,要通过各种积极形式主动处理好和东盟内部不同国家之间的关系。

积极准备,以待时机

针对现在南海的现状,中国已多次在多个场合正式提出南海问题是自己的核心利益。而中国政府一贯主张以和平方式谈判解决国际争端。这一立场同样适用于南海争端。以和平方式谈判解决符合中国最大的国家利益、符合东南亚国家最大区域利益、符合亚太地区和平发展的最大国际利益。

同时我们也要长远打算,积极准备,以待时机。我国要积极调整国防战略格局,立足于能够打赢一场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性战争的思路,加快军事斗争准备,重点提高航空航天、海空军现代化的建设步伐,通过灵活措施积极进行军事控制尝试,以强大的军事实力抑制对方。

总之,南海作为我国国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在各个方面的重要性不允许我们随意忽略,对于南海的主权的维护和管理是当务之急。

参考教材


课程评价

课程章节
提示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