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神秘的伊苏文学 穆宏燕
专业大类: 外国语言文学
专业: 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苏非主义(Sūfiyah,al-)是伊斯兰教的神秘主义。“苏非”一词的阿拉伯语词根原意为羊毛,因信奉者身穿羊毛褐衫而得名。最初源自《古兰经》的某些经文和穆罕默德的神秘体验。伊斯兰教内的虔信者以此规范自身的宗教生活。伍麦耶王朝时,禁欲主义成为一种反奢华的势力,其成员穿羊毛粗衣而被称为苏非 。

本系列介绍了苏非神秘主义的起源和发展、代表人物莫拉维生平及其代表作品《玛斯纳维》。

教师简介

穆宏燕 副研究员

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部门:外国文学研究所

苏菲主义

发展过程

至8世纪下半叶,苏非把苦行禁欲作为修行方法,目的是认识、喜爱、接近真主,最后达到与真主合一。他们力求以神秘的爱和沉思冥想,消除个人意识,包括忘却来世的厚赏,达到无我而消融于真主之中。神秘的爱是苏非主义的基础。

9世纪末,苏非将经过精神修炼获得的对真主的认识,称为神智。这是神秘的直觉或内心的体验,属真主的赐予,其核心是真主精神之光对人的心灵的照明,从而使先天已有的神智再次萌发。为获得神智并与真主合一;内心的净化或精神修炼需经历一系列不同的阶段和状态,而其出发点则是神秘的爱。苏非主义的发展曾受许多外来因素的影响,但其始终坚持以经、训阐发自己的主张,追求内在的真理和道路,漠视外在的礼仪和教法规定,从而招致正统派的猜疑和敌视。哈拉智因“我是真理”的言论被指控视自身为真主的肉体化身,于922年身处磔刑,使这种冲突达到顶点。此后,苏非们开始与正统教义相协调。最后由安萨里排除其极端倾向后引入正统信仰,使神秘主义为教义体系服务。苏非主义在被纳入正统信仰后,并未丧失其独立存在的特点。思辨神秘主义的体系化,以苏赫拉瓦尔迪的照明哲学和伊本·阿拉比的存在单一论为代表。这不仅为正在普遍建立的教团组织奉行神秘主义实践提供理论框架,也对伊斯兰教后期的哲学思辨和教义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神秘主义


  

在伊斯兰教历第二世纪,禁欲主义发展成为神秘主义。神秘主义者把苦行、禁欲作为一种修行的方法,目的是认识安拉,喜爱安拉,最后与安拉合而为一,而不是企图在后世获得安拉的报酬。苏非主义对安拉的认识是凭借一种神秘的直觉,最早创神秘主义直觉学说的是艾卜·苏莱曼·达拉尼。使苏非主义得以定型的是埃及人骚班·艾卜勒·斐德·伊本·易卜拉欣,他首创一种观念:只有入神,才能认识安拉,此外别无其他途径。

依照苏非主义者的说法,安拉是永恒的美,通向安拉的道路是爱。爱成了神秘主义的要素和精髓。到伊斯兰教历第二世纪末叶,神秘主义的爱的信条在拉比尔·阿德维雅的言行中得到发展。她是苏非派历史上起过重要作用的第一位妇女。她曾宣称:她崇拜安拉,不是因为惧怕他,也不是因为贪图天园,而只是因为喜爱安拉,向往安拉。神秘主义者力求通过爱和沉思冥想,即通过消除个人意识来服从安拉,使自己融于安拉,从而达到"无我"。首创无我主义的据说为波斯人艾卜·亚齐德·比斯塔米。

玛斯纳维

《玛斯纳维》(Mathnawi)是一本伊斯兰教苏菲主义哲理训言长篇叙事诗集。全名是《玛斯纳维·玛纳维》。作者为苏菲派著名诗人、毛拉维教团的创始者哲拉鲁丁·鲁米(1207~1273)。

“玛斯纳维”系叙事双行韵诗体,“玛纳维”意为“内涵”、“意义”。成书于1258~1270年间。诗篇编为6卷,总计27000行,为波斯文。诗作以故事形式展开,采取夹叙夹议的表现手法,穿插以大量传闻、轶事,借每一个故事阐明一个哲理。全书寓言故事和哲理箴言相同,抒情与思辨错致,借比与寓意交融,博学多识与华美的文采交相辉映,使诗集增添风韵。

全书以苏菲主义的“爱”为核心,阐述了造物主与宇宙、人与真主、理性与信仰、灵魂与肉体的关系,描述了苏菲主义的内心精神修炼途径和灵性感受,论证了神秘主义的灵性、理性和人间伦理道德应达到完美的统一。

苏赫拉布·塞佩赫里











苏赫拉布·塞佩赫里Sohrab Sepehri(1928-1980),伊朗当代神秘主义诗歌大师,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画家,是伊朗现代主义画派的开拓者。从1961年开始,就辞去了公职,专门从事诗歌和绘画创作,同时游历世界各地,到过印度、巴基斯坦、日本、法国、西班牙、荷兰、意大利、美国、希腊等国家和地区。1980年4月21日,在德黑兰巴黎医院因白血病去世。塞佩赫里是一位极具天赋的诗人,在他的第一部诗集《颜色之死》(1951)就引起了当时伊朗诗坛的广泛关注。塞佩赫里在性格上面又是一位极其内敛的诗人,从小就厌倦喧嚣与嘈杂,可以说是在他心灵的深处一直在寻找一种躲避纷扰的尘世的地方,于是,从第二部诗集《梦中生活》(1953)起,塞佩赫里就开始关注以佛教文化为代表的东方文化,最后他找到了“佛陀的花园”,获得了内心的安宁,获得了一种精神的超脱。

塞佩赫里在60年代伊朗全面西化的浪潮中游历东西方,对东西方文化进行了对比性的考察和审视,由此,塞佩赫里创作了大量的神秘主义诗歌,表现自己对东方神秘主义的认识和体验。这些诗歌依次收录在以下这些诗集当中:《背井离乡的太阳》(1961)、《悲悯的东方》(1961)、《水的脚步声》(1965)、《行者》(1966)、《绿色空间》(1967)、《我们无为,我们观看》(1977)。这些诗集以深邃的神秘主义思想和纯熟的诗歌语言艺术在伊朗现代诗坛上竖起了一座神秘主义的高峰。塞佩赫里的诗歌翻译成了英、法、德、阿拉伯、西班牙、土耳其、瑞士、中文等语种, 在世界诗坛上面具有较大的影响。

参考教材


课程评价

课程章节
提示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