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美军的“新三化”与美国的战略 陈晓律
专业大类: 战略学
专业: 军事战略学

本系列主要介绍了美军的“新三化”与美国的战略。包括西方盟国在内的全面的优势地位。尽管有美苏冷战两大集团的对抗,但美国实际上已经获取了世界霸权。只是,这种新时代的霸权具有了很多与以往不同的特点。

       

教师团队

陈晓律 教授,博导

单位:南京大学

部门:历史

职位:南京大学教授

南京大学

南京大学,简称“南大”,是一所源远流长的高等学府。追溯学脉古为源自三国吴永安元年的南京太学,近代校史肇始于1902年筹办的三江师范学堂,历经多次变迁,1949年,“国立中央大学”易名“国立南京大学”,翌年径称“南京大学”,沿用至今。

南京大学是哈佛大学白碧德主义影响下的中国“学衡派”的雅集地,是中国科学社的大本营,是泰戈尔、罗素、赛珍珠等学术名流所敬仰的东方学府。现为教育部直属重点大学,国家首批“211工程”、“985工程”高校,首批“珠峰计划”、“111计划”、“2011计划”实施高校,是九校联盟、世界大学联盟、环太平洋大学联盟、21世纪学术联盟的重要成员和东亚研究型大学协会高校。

从堪称“中国师范学堂之嚆矢”的三江师范学堂和两江师范学堂,到独步东南、声誉鹊起的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和国立东南大学;从1928年国立中央大学的黉宇宏开,到八年抗战的西迁东还;从1949年更名为国立南京大学,到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中的融会与重组;从20世纪50年代的稳步发展,到改革开放后向着以“综合性、研究型、国际化”为特征的世界一流大学目标的不懈努力……南京大学的命运和民族的兴衰、国家的强弱息息相连。她的历史,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一个缩影。

南京大学拥有仙林、鼓楼、浦口3个校区,28个直属院系,各类学生总计50000余人。全校设本科专业86个,专业硕士学位授权点21个,专业博士学位授权点1个,硕士学位授权一级学科18个,硕士学位授权二级学科点(不含一级学科覆盖点)9个,博士学位授权一级学科40个,博士学位授权二级学科点(不含一级学科覆盖点)3个,博士后流动站35个,一级学科国家重点学科8个,二级学科国家重点学科13个;有国家实验室(筹)1个,国家重点实验室7个,国家基础学科人才培养基地13个,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4个。学校拥有一支高素质的师资队伍,其中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29人,中国工程院院士3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4人,俄罗斯科学院院士1人,加拿大皇家科学学院院士1人,“千人计划”创新人才26人、创业人才14人,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67人、讲座教授22人,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86人,国家级教学名师10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19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学、技术、管理专家17人,973计划和重大科学研究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31人次,“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27人,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获得者212人,国家人事部、教育部“百千万人才工程”培养人选9人,国家人事部、教育部“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培养人选17人。(数据截至2013年4月30日)

教学条件

2011年3月20日,法国战机空袭利比亚。

中国的态度:投弃权票

中国在外交上处于被动地位。

对利比亚的军事干预并非由西方阵营中的老大美国发起——冷战后西方第一次在对外部世界动武的战争中出现了军事指挥权上的分歧。

美国内部有不同声音,奥巴马也有被卷入的难言之隐。

美国西方盟主的地位并未动摇,美国不愿过深的卷入北非战乱,自有其战略方面的考虑。美军现在的战略重心不应在中东地区,而应在与中国有关的东亚和南亚地区

美军正在加速实现的新“三化”是其战略中心,军事武器的空天化、高速化和无人化,中俄是美国试图压制的主要对手。

美国的优势:始终位居世界最富有活力的国家行列。

历史主线:始终将国家的富与强作为坚定不移的发展方向。

美国逐步“变大”的历史过程:

1 国力增强。

2 领土扩张。

3 自由、民主与平等的基因。

4 人口流入。

美国把大国优势和小国优势充分结合起来。

小国的优势:对经济发展有利。

    为何世界性大国都面临一个难题:即如何达到既能从全球吸取资源和人才,又能保证本国的福利不致外溢这一复杂的目标。因为它最终涉及到世界霸权的问题。谁是老大,谁才有资格让世界按照自己的原则和意图运转。因此,要达到这一目标,就必须具有相应的实力,这种实力,既是政治经济上的,又是军事上的,还包括一系列外交上的正确决策。从经济上,美国在20世纪初已经位居世界第一,但在金融和军事上却尚未准备好。一直到1939年,美国不过只有18万军队,而且在国外也没有任何军事基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美国才终于获得了对世界所有国家,包括西方盟国在内的全面的优势地位。尽管有美苏冷战两大集团的对抗,但美国实际上已经获取了世界霸权。只是,这种新时代的霸权具有了很多与以往不同的特点。

在两大阵营对立的情况下如何控制局面,在面临第三世界的独立浪潮,如何既鼓励其独立,又使其能纳入自己控制的体系,不致倒向苏联阵营,这些对美国而言都是巨大的挑战。换言之,新世纪的霸主应如何掌控世界局势,并没有固定的模式。而美国最大的优势是可以利用战胜国的地位,构建一个新的世界体系。而利用与苏联冷战构建的西方盟国体系,从政治、经济和军事方面都可以使美国以一个集体的领袖身份来维持自己的利益,这是一个与其前任霸权国家不同的霸权特点。至于美国政策的效果如何,在政治上、军事上、经济上、金融上以及相应的国际组织层面,这个霸权国家如何“治理”世界,有很多学者都做过精彩的分析和评价,其成果汗牛充栋,这里不再重复,我关注的,是美国在帝国控制的利益和支付其成本之间寻求一条新的途径方面是否取得了突破。美军在二战的实践证明20世纪初杜黑关于制空权的理论是富有远见的。杜黑认为,“夺得制空权就是胜利;在空中被击败就是战败,并接受敌人愿意强加的任何条件。这一论断的正确性对我来说已成为一条公理,对于不怕麻烦愿意研究这个问题的人也将越来越清楚;我希望能将这个问题完全阐述明白。……除非拥有一支在战争中能夺得制空权的空军。充分的国防不可能得到保证。”19杜黑没有完全论及到的是,只有拥有最先进的科技和生产的国家,才可能拥有最先进的空中力量,也只有战略上具有最广大纵深的国家,才有可能保证自己的空中力量有效地生存。反过来,由于空中力量所要求的科技含量,它对于提升一个国家的整体工业水平,尤其是尖端技术方面的水平,显然也具有极为重要的推动作用。在人类历史上,军事与经济之间的关系,从来没有在空军出现以后这样密切。而美国强大的科研实力和广阔的远离欧亚战场的地理位置,使其发展自己的空军具有某种先天的优势。二战后,美国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始终把与军事科研相关的基础研究和技术开发放在极端重要的位置上,并在事实上主导着战后尖端武器发展的潮流。

美军在二战的实践证明20世纪初杜黑关于制空权的理论是富有远见的。杜黑认为,“夺得制空权就是胜利;在空中被击败就是战败,并接受敌人愿意强加的任何条件。这一论断的正确性对我来说已成为一条公理,对于不怕麻烦愿意研究这个问题的人也将越来越清楚;我希望能将这个问题完全阐述明白。……除非拥有一支在战争中能夺得制空权的空军。充分的国防不可能得到保证。”19杜黑没有完全论及到的是,只有拥有最先进的科技和生产的国家,才可能拥有最先进的空中力量,也只有战略上具有最广大纵深的国家,才有可能保证自己的空中力量有效地生存。反过来,由于空中力量所要求的科技含量,它对于提升一个国家的整体工业水平,尤其是尖端技术方面的水平,显然也具有极为重要的推动作用。在人类历史上,军事与经济之间的关系,从来没有在空军出现以后这样密切。而美国强大的科研实力和广阔的远离欧亚战场的地理位置,使其发展自己的空军具有某种先天的优势。二战后,美国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始终把与军事科研相关的基础研究和技术开发放在极端重要的位置上,并在事实上主导着战后尖端武器发展的潮流。

这种“高技术”战争已经将人类传统的战争转变为猎人与猎物之间的“游戏”,使战争转变为优势一方对弱势一方的猎杀。尽管有若干学者将美军具体的军事技术特点归纳为信息化、数字化、远距离精确打击等等,其实最本质的东西只有一点:就是美军通过技术的全面进步已经开始对军事冲突的整个过程实现了全方位的遥控。而这种全方位的遥控,其本质就是上面提到的无人化。

大略地看,美军的无人操控系统可以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是军人遥控自己的武器,如战斧式巡航导弹可以远在千里之外发射,发射者只需在战场之外遥控其行动。精确制导炸弹等联合攻击弹药也是如此,都是可以远在对方视野和武器的距离之外,对敌手进行遥控打击。甚至可以利用无人飞机深入到危险地带,获取所需要的信息,还可实施突然的攻击,而其操纵者只需在电视屏幕上遥控操作。而一些传统的不便于遥控的火器,如火炮、装甲车、甚至坦克等装备,在战场上的作用已经大为减弱,凡便于遥控的装备,如巡航导弹、灵巧炸弹、空中火力等则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

第二是己方的每一个作战人员通过数字设备相互分享信息,即所谓的数字单兵,使己方形成了一个真正的遥控网,实现了每一个单兵对整个作战局势的遥控。

第三层次则更为恶毒,即优势一方不仅完成了己方的遥控网,而且将这种遥控网延伸到了对方的腹地,实现了对弱势一方信息的全方位遥控。美军目前的行动,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就是,其对敌方信息的控制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不仅敌方的军事指挥系统的信息被完全掌握,敌方的重要人物的行踪、声音、乃至起居等生活方面的信息也完全被罩入“网中”。为了到达对对手信息的完全控制,美方不仅使用电磁炸弹等硬方式破坏对手的电力和通讯设备,还利用便携式电脑入侵对手的通讯系统,切断其决策机构的相互联系,并以最大的可能性将对手的举动控制起来。

尽管美军的“新三化”军事系统是由庞大的资金支持的,但由于它还可以将其高新技术的部分外溢到民用领域,甚至将一些非关键的技术出售给其他国家,包括军火生意,所以其军事费用的消化并不十分困难。而坐在家中就可遥控世界的军事能力,也是人类历史上没有先例和难以想象的。同时,这种能力是与全球最活跃的思想库,最强大的技术创新能力结合在一起的,这样的一种组合,是否能破除历史上那些超级大国衰落的魔咒,还是一个需要历史来验证的命题。

我们的当务之急只能是加速发展我们在高技术领域的对等能力,提升我们军事技术和设备方面的质量,以便应对美军随时存在的威胁,这才是我们的战略主方向。而周边国家的一些不合时宜的挑衅行为,我们当然需要应对,但绝不能过分抬举他们而失去了我们的战略主方向。对某些挑衅者的回应甚至打击,都必须以不打乱我们科技强军的主方向为底线来进行考虑。事实上,只要我们在军事技术方面真正有了质的突破(歼20的出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些摩擦专家自然会被迫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认识到这一点,对我们在当前世界的乱局中保持清晰的头脑显然是有益的。

参考教材


课程评价

课程章节
提示框
确定